更多与短篇耽美合集无弹窗相关的优秀耽美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短篇耽美合集  作者:多人 书号:50688  时间:2020/9/18  字数:9467 
上一章   办公室关系    下一章 ( → )
办公室关系

  颠簸的后备箱里一片漆黑,刀龙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落到如此境地,但是他内心却隐隐的生出一种期待,他会被宗扬怎样对待呢?每次从宗扬面前走过他都能感受到宗扬那种火辣辣的目光,他早就知道他们是同类,他当然也知道。

  于是在他申请年假的第一天夜里,他被趁着天黑抹进他家的宗扬,从上劫持进了汽车的后备箱。

  汽车一辆狂奔,奔向未知的愉。不知道过了多久,刀龙在黑暗中醒来,双手被绳索悬吊在空中,只有一只脚能着地,另一条腿被从膝盖的地方向上吊着,绳子十分结实,捆绑的也非常技巧,刀龙挣扎了几下却始终不得要领。

  这时他才发觉周围的黑暗是由于眼睛被厚实的布料遮挡造成的。有人在身边走动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刀龙本能的察觉到危险,内心深处却泛起期待的悸动。忽然,刀龙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猛的靠近,头发被人狠狠的揪住下扯,脸被迫抬高,极具侵略的吻袭上他的嘴

  啃咬、掠夺,在刀龙严重缺氧的息中,冰冷的手指抚摸上刀龙沉睡的望。

  刀龙醒过来的时候,宗扬就在一旁。他看着刀龙赤的身体在绳索的约束下难受的挣动,一股热涌向下体,宗扬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望在内心疯长无法克制。

  饥渴难耐,他只能想到这四个字。大步的走过去亲吻刀龙,以不容抗拒的手段开始对这具美好的体进行掠夺。

  刀龙竭尽全力的躲避,看起来更像是拒还的邀请。当手指狠狠握住刀龙火热望的一瞬间,宗扬感觉到一股电从头顶一直击穿到脚底。

  一个声音在宗扬耳边大喊:拥有他!占有他!宗扬克制住自己立刻占有刀龙的冲动,手指在刀龙的后附近徘徊,将大量润滑用的白色软膏涂抹进刀龙的后

  那里之前已经被仔细的清洗过,现在被宗扬的手指入侵便开始一张一合的努力咽。

  抚慰刀龙后望的同时,宗扬开始啃咬允刀龙的头,直到两只头都变得红肿立,宗扬才满意的放开刀龙退后半步,开始欣赏自己的作品。

  被捆吊的刀龙后着,一张一和的吐出混合着白色软膏的肠,仿佛曾被狠狠干而留下的,顺着唯一的着地的脚缓缓下,凝固在笔直的大腿上。

  而微微抬头的望正在空气中颤抖,与前因为被蹂躏而涨红的头,形成鲜明的对比。

  稍微得到息,刀龙嗓音沙哑的开口:“宗扬,放我下来!”带着望的沙哑成了倒骆驼的最后一稻草,宗扬将自己早已肿立的望毫不犹豫的刺入刀龙的身体,开始猛烈的撞击。

  刀龙失声尖叫的尾音在空气中回,最后带上人的颤音,语不成声的喊叫:“宗…扬…你…”宗扬没有给刀龙太多叫喊的机会,他抬起刀龙的另一条腿,让他双脚离地,同时放松捆吊着刀龙的绳子,让他后朝天,肩膀着地。

  姿势的改变,让宗扬进入的更深,他在迫使刀龙两腿分开到极限的同时,甚至腾出一只手来开始套着刀龙已经立的茎。

  不出意料的,那东西很快生龙活虎起来,而刀龙则勉强的控制着自己不发出更加yd的声音。

  宗扬眯起眼睛,出危险地光芒,他从刀龙的身体中完全的退出,仔细观察刀龙后一张一合的样子,那仿佛是一种在邀请被狠狠姿态。

  宗扬,他被刀龙这样屈辱又的姿态蛊惑,一气呵成的从上向下,一举刺穿了刀龙。

  刀龙惨叫了一声,身体被宗扬火热的望穿透,钢铁一样的茎在脆弱柔软的后中进出,发出“噗噗”的拍打声。撕裂的疼痛跟随着屈辱与绝望席卷而来,体内感的一点被发现然后不断狠刺,致命的快随即扑来。

  不断试图发出拒绝的嘴被宗扬捏开,手指伸进刀龙的嘴里,撬开他的牙齿,玩着他的舌头,的呻随即泻而出。

  身体迅速的适应了宗扬的节奏,摆动着合着宗扬凶猛的进攻,再也无法抑制这种快要将人疯的感觉,刀龙的呻越发大声,空旷的房间里回着刀龙略带嘶哑的叫喊。

  “啊…”刀龙的眼泪不知道怎么就了出来,他屈辱的臣服于宗扬带给他的快,在宗扬凶狠的撞击中达到了高,白色的洒在小腹口以及脸上。

  宗扬伸手扯下蒙住刀龙眼睛的布条,刺眼的白色灯光让刀龙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眼前的一切只能用震惊来形容,屋子四壁及天花板上五面巨大的镜墙忠实的反映着自己的样子,层层叠叠细节清晰。

  “喜欢么?”宗扬带着调侃的声音传入耳中,刀龙屈辱的感觉就快死去。没有得到刀龙的回答,宗扬冷哼一声,从刀龙体内退出,高高起的望筋络必现。

  放下刀龙的双腿,宗扬跨坐到刀龙的脖子上,巨大的茎对准刀龙,上面的肠滴在刀龙微张息的嘴里。

  刀龙将头扭向一边,却被宗扬强制的掰回来,嘴被捏住张开,宗扬的望刺进喉咙里,浓烈的腥气让刀龙一阵恶心。

  他用尽所有的力量向下咬去,但是下颚已经被宗扬掐住“哢”的一声被利索的卸了下来。

  宗扬的茎开始在刀龙无法闭合的嘴中驰骋,由上自下的猛烈冲刺着,每一次都刺到喉咙深处,摩擦着刀龙的气管。

  刀龙痛苦的摆动头部试图躲避这种辱的折磨,却被宗扬揪住头发,狠狠的向自己的茎挤

  几次连续的冲击之后,宗扬攀上了快的高峰,他将一部分在刀龙的嘴里,然后茎将剩余的浓稠尽数在刀龙的脸上。

  恶心的感觉从胃部反上来,刀龙咳嗽着想要呕吐,但是却不被允许…宗扬微微眯着眼睛掐住刀龙的下巴,刀龙的喉结,强迫他咽下自己的,因为臼和kj刀龙的脸颊已经肿,此时被宗扬掐住更让他痛苦的皱眉。

  刀龙原本清亮的眼睛此刻蒙上了一层望的水雾,失神的望着虚空,口水混合着一点未能完全咽的沿着无法闭合的嘴角溢出。

  对气管的刺迫使他不断扭动着身体,息咳嗽着。

  ----

  宗扬却不准备就这样放过刀龙,他拉起捆吊刀龙双手的绳索,调整好高度让刀龙整个人半跪在地面上。

  被捆吊着的刀龙仿佛受难的基督一般,低垂着头,泪水和着一起沿着脸颊滑落。

  宗扬揪起刀龙的头发,居高临下的俯视他,情未退的脸上是屈辱,宗扬用手指玩着因烈的口而红肿破皮的嘴

  再次将手指探进无力闭合的口腔,滑涩的感觉让宗扬有种诡异的足感,占有的快。将手指深深的入喉咙,沿着食道摩挲,感受着因为异物入侵造成的恶心反应所产生的痉挛。

  看到刀龙痛苦的干呕,宗扬开始毫不留情的着刀龙的茎,看到刀龙身上的火被再次点燃,难耐的扭动起身体,半跪着的腿相互摩擦。

  宗扬满意的勾起嘴角,眼前的人无论痛苦还是快乐都尽在自己的掌握与控制,身体内一个声音在叫嚣,让他更屈辱!让他更快乐!让他为你彻底敞开他的一切!让他沉沦于你给他的感官控制!宗扬掰开刀龙的大腿,将膝盖捆住分别吊在手腕两侧,将刀龙的身体摆成完全敞开的状态,将红肿的后又一次完全的彻底的暴在视线中,向人展示着它yd的望。

  身体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膝盖与手腕的绳子上,刀龙痛苦的皱眉。再次调整好高度,宗扬走到刀龙身后,让他在镜子前完全的展开。

  从后面缓慢的进入刀龙的后,将两人身体结合的部位也展示在镜子面前。

  宗扬时快时慢的顶刺着刀龙的身体,镜子里刀龙红的快要滴血的后卖力的吐着巨大的茎,粉的肠也不时被带出翻在口之外。

  长时间的合和羞感,让刀龙的身体更加感,口中发出的呻越发高昂。宗扬贴着刀龙的耳朵冲着他低语“我很早就注意你,我知道你喜欢什么!越屈辱越快乐是么?”

  “呻的那么放,期待这一天很久了么?”刀龙羞的别国头去,却因为下巴臼而无法阻止呻的外,宗扬趁机掐住刀龙的头,狠狠的拉扯,引得刀龙一声尖叫。

  “喜欢更多的痛苦是么?原因成为我的么?我会让你在巅峰飞翔!”宗扬的羞辱与身体的快,让刀龙再次高

  当巨大的快面扑向他的时候,刀龙眼中映出的是自己身体大开,后贪婪的含着宗扬的望,身前大的搐着的情景…环抱着刀龙,看他在高的余韵中挣扎,宗扬抬起刀龙的下颚迅速的将臼了的位置安了回去。

  将上半身的重量在刀龙背上,让刀龙被吊着的手臂被扭到了后方,吊着的膝盖顶住了肩膀,身体被迫变成水平,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了手腕的绳子上。

  宗扬满意的听到刀龙喉咙深处发出的呻,低头亲吻他因为痛苦而紧绷的肌,沿着脊椎一路向下,在尾椎的地方留下鲜红的牙印。

  宗扬掐住刀龙的,开始快速的在刀龙体内,狠狠的撞击着刀龙的后

  大力的撞击,似乎是为了某种占有的宣誓,只为了能更深入的占有这个男人,狠狠的入他,让他痛苦,让他呻,让他再也无法思考其他。

  这种时候,刚刚高过的刀龙只能感到无尽的痛苦,呻声从喉咙的深处溢出,手臂的痛,后的痛,喉咙的痛,混身上下似乎已经没有一处不痛。

  从镜子里他能看到合的每一处细节,宗扬在他身体内肆无忌惮的驰骋。

  身体像被炙热的火穿透,从口腔一直闯过食道穿过胃肠,穿过后,火辣辣的钝痛,但又在这无限的痛苦中隐隐的生出一种瘙,然后慢慢的蔓延,最后成了燎原…他无法控制的摆动,配合着宗扬的撞击,越来越快,快的让刀龙无法呼吸,腔起伏着却不能获得新鲜的氧气。

  早已经无法思考,绝望的气息扑面而来,感觉也许这就是死亡的前兆,在快乐的顶峰,死于非命…然而,他感觉到冲撞着他后茎,在肠道的包裹下一阵痉挛,然后一股热再次被灌进他的身体…宗扬从刀龙的身体里推出,没有了侵入的支点,刀龙又变成完全敞开的姿势,面对着墙壁上的镜子。

  镜子里的人,浑身上下都是被蹂躏过的痕迹,齿痕、掐痕,色彩纷呈颜色各异。

  完全袒着的后的展视着,由于长时间的入一时无法闭合,白的缓慢的从中出,在空中拉伸,最后分离滴落在地上,形成一滩yd的罪证。

  身旁站着的宗扬西服依然笔,如果不是茎,甚至找不到一点合过的证据,强烈的对比刺着刀龙已经极其脆弱的神经,他想挣扎,却没有力气,四肢似乎早已麻痹不属于自己。

  一切的权利都掌握在眼前这个西服笔的男人手中,他沙哑的声音带着祈求:“宗扬…”痛苦的眼泪顺着脸颊淌。

  “亲爱的,我们才刚刚开始…”宗扬用么指轻轻的抹去刀龙下来的眼泪,又亲了亲他润的眼角,温柔的仿佛在呵护娇的花朵。

  宗扬莫名的兴奋着,他用手帕仔细的为刀龙擦拭着身体,在擦拭之后却又将沾两人的手帕与口一起进刀龙嘴里,在刀龙脑后系紧。

  刀龙混沌的头脑忽然有一丝清醒,他恳求的望着宗扬。宗扬再次亲吻了刀龙的眼睛“相信我,我会给你最好的快乐!”

  ----

  宗扬走到刀龙身后,手从刀龙的膝盖下方穿过绕到前面,一只手玩着刀龙红肿的头,另一只手捏着刀龙的下巴强迫刀龙注视着镜子里yd不堪的自己。

  宗扬轻轻在刀龙耳边吹气,咬着刀龙的耳廓,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道:“记住这个场景,然后回忆我带给你的快乐和痛苦!很快你就就会开始怀念,这种被控制被束缚的感觉,”

  宗扬的手向下移动,绕过刀龙的茎,抚着他红肿的后“这里会很空虚,你会疯狂的希望被填,希望被入,被干到泪面…”

  宗扬的话似乎像是某种心理上的暗示,每一个字都敲在刀龙的心里,之后刀龙的眼睛再次被厚实的布料遮挡。

  忽然的黑暗让刀龙有些无所适从,宗扬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而他的手也抚上了刀龙的茎,开始有技巧的捏套

  快很快再次来袭,黑暗让身体的感觉更加明锐,宗扬这次并不想折磨刀龙,只是放任他登上快乐的顶峰。

  只是在高来临的时候,刀龙耳边响起宗扬的话“记住这个声音,这种感觉,然后从现在开始怀念…”

  之后的话刀龙没有听见,因为耳朵里被入了耳,世界忽然变得一片寂静,就算是喉咙深处的呜咽也显得那么的遥远,呼吸和心跳成了世界的全部…皮肤的接触成了唯一的感知…

  宗扬的手指还在玩他的身体,已经连续了五次的茎显得有些萎靡,手指开始在他身上最感的地方游走,挑动着他的神经…玩起…充血…高

  刀龙不知道宗扬为何还不放过自己,玩然后强迫,像是无止境的循环,痛苦早已超过了快乐,他不知道自己最后在宗扬手中高过多少次。

  或许晕过去又醒来,或许要到他已经什么都不出来这场残忍的折磨才会停止…

  终于,再次在痛苦中达到高,但是茎只是疲惫的颤抖勉强的吐出几滴清澈的前列腺便再也没有别的了,这时恍惚的刀龙才被从悬吊的姿势解了下来,但是并没有被松开。

  宗扬将刀龙的手在背后捆紧,双腿并拢捆住再由膝盖折叠脚踝与大腿被捆在一起,身体被折叠大腿紧紧膛,从两侧膝盖穿出的绳子绕过脖颈系在一起。

  这是没有太多情意味的捆绑,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将刀龙捆绑后的体积更小。

  被捆绑成一团的刀龙,蜷缩着,他感到自己被抱起,然后放入一个四周都是泡沫塑料的箱子,箱盖下来的时候,刀龙感觉自己被挤的不但丝毫无法动弹甚至呼吸都困难起来。

  他想挣扎,但是可能箱子上下左右都了重物,挣不动分毫…箱子里的空气似乎越来越稀薄,刀龙混沌的头脑更丧失了抗争的力气…昏睡然后醒来再昏睡。

  永远的寂静与黑暗,什么都没有变化,没有声音也没有光,一切都是虚无,被紧紧捆住的四肢早已没有任何感觉,精神似乎也会这样死去…

  所有美好都离刀龙远去,口腔中的手帕不断散发着的味道,勾起念的回忆。

  宗扬的话在耳边徘徊“记住这个场景,然后回忆我带给你的快乐和痛苦!…”

  自己在镜子前yd的样子被不断闪回,开合的后吐着茎的后,往外淌着的后…一种从内而外的空虚感忽然袭来…

  “这里会很空虚,你会疯狂的希望被填,希望被入,被干到泪面…”

  刀龙听到自己喉咙深处传来的呻,遥远的仿佛穿越了时空,朦胧的传达着某种渴望,小幅度的摆动,想通过摩擦与碰触得到某种足,但是什么也没有…

  “记住这个声音,这种感觉,然后从现在开始怀念…”是的,开始怀念…幻想着被抚摸,被入,被填…羞愧和辱,让精神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被待与蹂躏的快

  在幻想中清醒,在幻想中昏睡…刀龙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早已分不清幻境与真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活着或者死去了,思维的界限被彻底颠覆,游走在虚幻与现实中间。

  实体似乎已经不存在,前所未有的yd念在膨,没有外部的刺只有思维在无限的放大…回味着之前被残忍对待的每一个微小细节,从痛苦与约束中榨取更多的愉。

  头脑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更暴些,更野蛮些渴望着更大力的入,更强硬的打…念,成为了无限虚无中唯一的主题…

  偶尔身体会被展开,麻痹的四肢得到稍微的舒缓,这时宗扬厚实温暖的手掌会在皮肤上滑动,给一切混沌中带来一丝真实…

  渴望更多的安慰,从喉咙的深处发出呻,摆动着主动的邀请,原来安抚的抚摸也变成一种最致命的勾引,让刀龙更加渴望被手掌的主人撞击填的感觉…

  但是他从未被足…最终,他还会被蜷缩着放回那个狭小冰冷的箱子,动弹不得…在想要与得到之间,渴望变得越发强烈…

  ----

  再一次被打开,宗扬火热的茎在刀龙极度渴望的口徘徊,温热的舌头带着粘腻的唾在耳周围徘徊。

  刀龙在内心深处高喊:请进来把!足我吧!口腔中的手帕和口被去掉,一侧的耳也被取下,宗扬低沈富有磁的声音如同天籁传入头脑“亲爱的,跟我重复!我就给你想要的快乐!”

  刀龙混沌的头脑缓慢的做出回应,嘶哑的声音重复着宗扬的话“亲爱的,跟我重复!我就给你想要的快乐!”

  “真乖!”“真乖!”火热的茎如同奖赏般刺穿刀龙的身体,刀龙从喉咙里发出尖叫,随后宗扬缓慢的动引来刀龙足的呻

  “跟我说!”“跟我说!”刀龙认真的重复着宗扬的每一句话,仿佛害怕宗扬的茎从他身体中离去,让他再次沈入无限的虚无。

  一段时间的沈默,宗扬的声音再次响起“妈,是我刀龙!”“妈,是我刀龙!”“我工作出了点状况,不回去了!”“我工作出了点状况,不回去了!”“恩,别担心!”“…”“…”“…”刀龙本能的觉得什么正在离他远去,可惜混沌的头脑并不支持他的思考,宗扬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响起,他只是机械的重复。

  “很忙,我挂了!保重身体!”“很忙,我挂了!保重身体!”“再见!”“再见!”刀龙听到宗扬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是忽然开始的暴风骤雨般的狠狠

  快如同水般不断涌来,将一切淹没,自己高昂的声音回在空气之中。

  生命仿佛也只剩下望和快!之后一切再次归于虚无。单纯的重复与调教,让宗扬成为刀龙生命唯一的意义,成为快乐和望的标准,失去宗扬。

  刀龙将再也无法高!不知过了多久,刀龙被黑暗中手机的声音吵醒,一个匿名号码的来电,还没等刀龙接通电话就被挂断了。

  环视四周陈设布置都是那么的熟悉,正是自己租住了多年的房间。刀龙混沌中的大脑猛然清醒,电子台历上的期显示已经是年假的最后一天,而之前所有的经历仿佛都不过是一场望横生的梦。

  到底发生了什么?刀龙从上跳起来,在穿衣镜前迅速掉身上的睡衣。

  高挑的身材似乎瘦了一些,肚子上柔软的脂肪似乎消失了大半。伸手抚上安静的沉睡中丛中的望,无论怎样套都无法起。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刀龙轻轻掐住自己口的头,肿痛的感觉在尾椎处产生一阵酥麻。

  另一只手不自觉的绕道身后沿着向下,柔软润的后贪婪住滑入的手指,几次缓慢的动,便能清晰的听到后分泌出的肠发出的“噗噗”声。

  跪在穿衣镜前刀龙大张开双腿,两只修长的手指快速的在自己的后,快如期而至,身前的望也渐渐开始抬头。

  脑中浮现出自己被宗扬狠狠的样子,望如同水汹涌澎湃却无法被足。无论怎样模仿怎样想象,刀龙高高抬头的茎,都只能在空气中可怜的颤抖,却不能达到高

  被牢牢植入脑海的念头总在最后关头让刀龙功败垂成,失去宗扬,他将再也无法高…痛苦的在镜前折腾了几个小时,头定时叫早的闹钟开始吵闹。

  刀龙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他要去找宗扬!在公司或者任何该死的地方!年假回来的第一天,工作异常繁忙,以至于刀龙整个上午都坐立难安,自己后中分泌的肠似乎已经将内透,他却依然没有找到机会去见宗扬。

  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刀龙终于暂时从工作的纠身,他几乎是用跑的直奔宗扬的办公室。

  透过玻璃隔断,刀龙看见宗扬正专心的看着电脑,看到他冲进门,宗扬只是淡淡的指了指桌前的座位“等我一下,这个很关键!”

  在这一瞬间刀龙已经开始后悔…他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他真的和宗扬发生了什么…那么在办公室中,质问任何一个同同事,你是否劫持并强暴了我20天,就显得那么滑稽和可笑。

  不着痕迹的用眼角瞟着刀龙,确认了刀龙的纠结,宗扬微微勾起嘴角,按动座椅上的按钮,办公室的玻璃变成了单向可视,屋子里能看到外面的动机,外面去看不清屋内的活动。

  宗扬故作冷淡的望着刀龙,目光如深潭般沈静:“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刀龙睁大眼睛,吃惊的望着宗扬,难道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玩刀龙,让宗扬精神上得到巨大的足,宗扬微微笑了一下“你想谈的是这个么?”

  宗扬的手指在电脑上按了一下,立刻的呻成在办公室内响起。白色的投影屏上,男人正以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被不断,后贪婪的咽着巨大的茎,也随着被入的节奏而摆动。

  屏幕上的主角此时正分别坐在桌子两侧,刀龙几乎反的看向办公室的玻璃隔断…再回头看向宗扬的时候,宗扬已经接近来到他的身边,暴的将他按在巨大的办公桌上。

  宗扬的手轻易的滑入刀龙的内,同时舌头轻轻着刀龙的耳朵“不要太大声,隔音效果不那么令人满意!”

  “你…”刀龙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无力,宗扬的手指在刀龙茎与会之间滑动,最后来到早已肠泛滥的后

  “的这么厉害,是不是想我想的发疯?”宗扬调侃的同时,已经解开刀龙的皮带,掏出自己的茎一举刺了进去。饥渴的后终于被填,刀龙仿佛浑身都失去了力量,软在宗扬怀里。

  宗扬掐住刀龙的狠狠的,直到刀龙终于在宗扬的撞击中高,宗扬才又狠狠撞击了几十下将滚烫的通通进刀龙的体内。

  衣衫不整的刀龙趴在桌上气,宗扬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盒子,对刀龙道:“送你的礼物,希望你喜欢!”刀龙好奇的望向盒子内部,一个内式男用钢制贞带。

  “你混蛋!”刀龙的拒绝像是暧昧的邀请。宗扬亲吻着刀龙,将刀龙高过后已经安静下来的茎与囊袋一同放入贴合着贞带会部分的管状束具。

  同时分开刀龙的瓣,将连接在贞带上的进刀龙的后,连同刀龙的自由与自己的一同封锁在肠道之内。

  收紧贞带的裆与带,让钢铁的束具紧紧的嵌入体,没有一丝隙。刀龙难耐的挣动,却被宗扬按在桌子上狠狠亲吻。白金的对戒被分别套在刀龙与宗扬的无名指上。

  宗扬搂住刀龙,在他耳边宣布占领宣言:“从今之后,你将永远属于我,无论前面还是后面,身体还是心灵!”

  (全文完)
上一章   短篇耽美合集   下一章 ( → )
短篇耽美合集免费下载,短篇耽美合集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短篇耽美合集》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