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影帝女友是宫女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穿越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影帝女友是宫女  作者:木白柏bai子 书号:49767  时间:2020-2-13  字数:8574 
上一章   第92章    下一章 ( → )
  陆川本来就做好了留在这里吃晚饭的打算,开了五个小时的车连口饭都没吃上他亏不亏?而且他老子特意嘱咐过了,晚上如果赶不回去就不用急着往回跑…

  叶母打定了注意要留陆川在家里吃饭,正月时一般人家饭点都早,一天两顿饭的节奏。又陪着聊了两句,叶母就张罗着上街去买菜了,脸上的笑意任谁都看得出来。

  叶慈现在这身份也没办法出门和她妈一起去买菜,只能坐在一旁陪着看她爸和陆川两个人“神仙打架”空给陆川又热了碗早上煮的小米粥,这男人的胃不行,一大早起来肯定是什么都没吃就往过赶的。

  叶父默默地看着自家闺女极其自然地给眼前的年轻男人又是煮粥又是捣鼓小菜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显然他女儿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两个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话的口气跟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夫老没分别?…

  “咳咳…”叶父轻声咳嗽了一声,成功打断了“小两口”旁若无人的甜蜜气氛“听叶慈说你家里是H市的?”

  陆川笑着点点头:“对,我爸妈都住在那边。”

  “既然你是抱着结婚打算和我闺女交往的,那有些话我就不得不问…”

  陆川了然点头,没待叶父进一步一点点询问,就自己主动开口笑道:“叔叔是想问我家里的情况吧?”

  叶父:“…”显然这小子是有备而来的啊?

  陆川没在意他老丈人的思虑,直接代了自己家里的情况,但谈及他爹的工作和陆家老爷子的背景时都是一笔带过的。只把自己父母的年龄,家里的人口情况简单说了下。倒不是他有什么避讳,而是家教一向如此,陆德煊更是不让他打着自己老子的旗号出去瞎嘚瑟。

  叶父听完后点点头,虽说现在谈婚论嫁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可真要走到那一步没有几个是真不讲究的。他家不过是做点小本生意,大钱赚不着什么,可以不到缺穿少吃的程度,尤其是叶慈现在自己也有出息了…他不求陆川家里是什么大门大户的人家,那样两方差距太大自己闺女嫁过去难免吃亏。

  陆川说他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母亲是个家庭主妇,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爷爷。听上去人口倒也简单,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家庭了。只不过叶父自认自己看人的本领不差,陆川看上去虽然是一副谦逊懂礼的普通青年模样,可周身不经意间释放的气场骗不了人——这小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啊?

  可叶父转念一想,这陆川就算是个家世一般的孩子,现在凭着自己的本事也成了大明星,见过的世面和经历的事情也足够让一个年轻人成长成如今的模样。这么一想,陆川在自己未来老丈人的眼中就凭空多了一个不错的品质——靠着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的有为青年…

  直到后来老丈人见到了亲家公,只恨当初自己看走了眼。当时再拿什么“门不当户不对”来说事也已经晚了,自家闺女成功被“扮猪吃老虎”的女婿拐进了别人家的户口本。

  而莫名被说成“普通公务员”的陆川他爹则是笑得十分云淡风轻,只说自己本质上就是个公务员,没毛病。虽然没有他儿子说得那么普通…

  回答完了叶父的问题,看未来岳父脸上终于出了不明显的满意神色,陆川心底轻呼了一口气,速度飞快但不鲁地喝完了他媳妇儿给他准备的粥,没有任何犹豫就起身自己去了厨房把用过的碗筷清洗干净,然后放进了叶慈指给他的碗柜里。

  叶父不动声地看着两人的互动,暗自在心底思忖——分工明确,配合合理,也不能算是他闺女一味地照顾对方。忍不住在心底再次给未来女婿加分…

  待陆川洗净手回来,叶父从茶几底下拿出一盘象棋放在桌上:“会不会?”

  陆川心底一乐——会,太会了。他十七岁玩这个就能得他老子连他爷爷都不认识你说会不会?

  象棋这门艺术跟游戏不同,完全对手速没要求。陆川打游戏擅长玩谋略多少都跟他自小就跟在陆家老爷子身边苦练象棋技术有点关系,论如何排兵布阵、根据瞬息的变化合理地分析判断的能力,川神敢称陆家老二那也是给老爷子点面子罢了。

  “会。”陆川笑着点头,眼神清澈看不出任何心里波动。

  叶父几天没下棋,忍不住手:“杀一盘儿?”

  作为亟待对方认可的准女婿,陆川有拒绝的资格么?当下手脚麻利地坐到叶父对面,两个人在茶几上放好棋盘,各自摆起了棋子。

  叶慈对这玩意儿不,只能看着叶父和陆川各执红黑棋子,前两步棋下得很快,她就算看不懂也不会觉得无聊,可越往后两人落子的速度就越慢。

  叶慈看了一会儿,实在没什么意思就偷偷溜回自己房里睡午觉了。

  而陆川这边…讲真,他老丈人开局的招数就已经直接暴了自己的棋力——“当头炮把马跳”老百姓最爱的开场姿势。嗯,他岳父的象棋水平照着陆川他老子还差不少…

  陆川就算是不动脑子地跟叶慈她爸下棋也是如同菜,可是今儿这局川神知道自己只能输不能赢…而且还要输得有艺术有水准有档次,最好是能让叶父几次在他手里“险象环生”之后再以微弱的优势彻底将自己“将死”这样能体会到的快·感是最大程度上的身心愉悦。

  川神懂,可之前还真没谁让他有必要让棋让得这么“委曲求全”和“舍生取义”的。因为有了“尽最大程度让老丈人赢”的宗旨,陆川期间的思考速度倒也真的和完全沉浸在“战场上厮杀”得忘我的叶父相差不多。

  待两人一局结束,叶父如陆川所料,仅以一个“车”的优势成功翻盘,赢了这把战况只能用惨烈来形容的棋局。

  叶父很高兴,高兴到心形于,开什么玩笑今天可是他超水平发挥还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地反杀好不好?!

  大笑着拍了拍陆川的肩膀,叶父此刻早已没了初见时的生疏:“行啊你,棋艺不错!一看平时就没少下棋啊?”

  陆川依旧笑得温煦:“小时候经常陪我爷爷玩,他下棋下得好。”陆家老爷子象棋是下得真好,依陆川的判断,他爷爷的象棋水平至少跟叶慈她爸之间隔了两个陆德煊。

  可架不住老爷子岁数大了,被陆川在二十岁成功超越后就再没有过翻盘的机会。可见陆川刚刚能做到不动神色地输给自己未来岳父是有多累心…

  而叶父一听说陆川小时候还陪爷爷下棋,根本就没想到他那是年少轻狂时想方设法地要在棋盘上和他爷爷一较高下,只觉得陆川这是懂得孝顺老人——毕竟陪一个老头下棋对小孩儿来说是很无聊的,更何况以陆川现在这个下棋水平,小时候更不会好到哪里去,还能耐着子陪爷爷下棋?好孩子!

  叶父心底暗自思忖了一番,很大气地鼓励年轻人:“下象棋讲究谋略和心机,你还年轻!以后会下得越来越好的,不要气馁!”颇有长者宽慰手下败将之姿。

  “…” 纵使演技一向一,川神脸上的笑容还是忍不住僵硬了两秒,随后才继续笑得随和“嗯,我以后一定会努力锤炼心的。”

  叶父见状更是满意得不得了,都说酒品、棋品见人品。这陆川的酒品他还没见到,但至少棋品很不错,现今这年头能做到“败不馁”的年轻人还有多少哦?…

  待叶母买菜回来,进屋没看到自家闺女,却见孩子她爸和准女婿正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地坐在客厅里一边说话一边下棋?…叶母眨了眨眼睛,走近刚想说话,就听到她家老头语气颇为得意地说道——

  “大川啊,你看,这步棋你走得就不好,哪能拿‘车’换‘炮’呢?这样你之后肯定要吃亏!”

  陆川依旧是点头承认,表情也很是乖巧。这模样要是被熟悉川神一贯德行的人看到,大概只会有一个直观感受——辣眼睛…

  叶母听了自家老头子的话,更加觉得匪夷所思…这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前脚她出门时还横挑鼻子竖挑眼地看准女婿不顺眼呢,这后脚她一进门爷俩就相谈甚到这个程度了?

  叶父沉浸在棋盘里无法自拔,陆川却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叶母,立刻起身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阿姨,这些放哪儿?我帮您拿过去。”

  叶母哪里肯让,赶紧从陆川手里又拽回了买的一兜子蔬菜生鲜:“不用不用,你们继续下棋,我自己拿过去就行。”

  “叶慈呢?”叶母不问道,把这两个男人放客厅自己跑了?

  陆川看了看叶慈的卧室门:“她估计起得早,回去睡午觉了。”

  叶母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听自家闺女说这陆川是起了大早赶过来的,来了不说什么东西都没吃吧,还陪着他们聊东聊西,到现在还陪着自家老头下上棋了?

  就算再好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不是?哪儿能不让人休息的?打定主意后,叶母放好东西,立刻推着陆川往叶慈的房门赶:“你也别陪他下棋了,赶紧进去眯一会儿!”

  陆川听了这话心里都快乐出花了!哄老丈人固然重要,可这是一向枯燥且艰巨的任务啊,眼下哪有陪老婆睡觉来得有惑力?再加上连续开车五个小时,川神如果说他现在一点都不累,他的就第一个不服的好吧?

  脸上出犹豫的神情,陆川不太坚决地表示:“没事…我不累,再陪叔叔下一会儿。”眼睛却是努力地睁了睁,并状似无疑地转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肩膀…

  叶母一看这架势更加不能让女婿在外面陪着了啊,赶紧推着他过去:“都累成这样了!还说不累?快去躺会儿,总得休息过来啊。”

  之前叶父已经跟陆川连杀了两盘棋,是还有点意犹未尽,可他两盘都下赢了,虽然赢得都很“艰辛”…这时候再抓着对方要继续下棋好像吃相不太好看啊?

  遂叶父此时也紧跟着开口:“去睡一会儿吧,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继续。”

  得了岳父和岳母的双重批准,陆川终于不再装矫情了,非常“配合”地被叶母成功推进了自家媳妇的闺房。

  待叶母细心地将门带上后,就转身到厨房准备晚饭去了。叶父盯着棋盘又看了一会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蹭地从沙发上起身,本打算直奔叶慈的房间而去,却在门口硬生生地刹了车,转头朝厨房走去——

  “你,你就让他这样睡咱闺女的房间啊?”叶父低音量,小声询问。

  叶母闻言微微抬头撇了眼自家老伴,眼神中带着一丝明显的嫌弃:“这大白天的你想什么呢?再说退一半步说,就算真怎么样了他俩也是谈婚论嫁的了,睡一起不正常?”

  “…”叶父默了默,皱着眉轻声回道“当初你跟我的时候,思想可没这么开放。”

  叶母头也不抬地轻哼一声:“你那会儿要啥没啥的,能和我女婿比么?更何况这都过了几十年了?思想都不知道解放多少回了…”

  叶明礼觉得自己对后半句是很认同的,但前半句他表示不服:“那小子就算什么都比我强,下棋也没法和我比!”语气很是硬气。

  “出息!”叶母轻笑,然后语气略带轻快地继续道“我瞧着那个陆川就不错,对咱们闺女也是真上心。”

  叶父砸吧砸吧嘴,心里就算认同了嘴上还是不肯松口:“他都什么都没做呢,你就能瞅出他对闺女上心了?”

  叶母轻轻推了推男人,不耐烦地开口:“那二十年陈的花雕你晚上别喝!出去,别打扰我给女婿做饭!”

  叶父:“…”瞪着大眼珠愣是半晌没想出反击的话来,最后只能背着手走出了厨房。

  …

  这边陆川轻手轻脚地走到边,叶慈睡得正五三道地发出轻微的呼噜声。陆川笑笑,没鞋直接在边蹭了个位置躺下,他现在不是真的困,就是累。能眯个几十分钟缓过来的那种。

  叶慈感觉到一旁的声响,只是闭着眼往陆川的方向靠了靠,伸手搂上男人劲瘦的身:“陆川?”

  “嗯,睡吧。”

  叶慈此刻迷糊糊的,哪里还有脑子思考陆川怎么在她家里还能跟她同共枕的事情,闻言只是安心地点点头,贴着男人的膛又睡着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叶慈就醒了,到底是白天她平时也没有午睡的习惯,刚刚能睡着也是因为早上起得太早再加上这几天晚上连续睡得晚。

  在陆川怀里打了个哈欠,她眼睛,脑子也跟着活络了起来。转头看了眼眉头紧锁的男人,叶慈尽量放缓动作地从上起身,想绕过陆川下去帮她妈做晚饭。

  而陆川在女人一动的时候就醒了,只是睁开眼睛的动作晚了那么一会儿,等他睁开眼时,叶慈刚刚巧…一只腿跨过了陆川的身体放在边,另一只则还停在原位。从整体上看,叶小花是骑在川神身上的姿势…虽然中间隔着点无形的空气。

  陆川眨了眨眼睛:“媳妇儿…你这是要干嘛?”

  叶慈傻眼,还能干嘛?——“下。”

  “你确定你刚刚没有一秒的时间犹豫过要不要坐上来?”

  “…你想多了。”叶慈有些无语。

  “你有过前科。”陆川毫不留情地揭老底。

  “这是我家!我爸妈在外面你想什么呢?”叶慈低了声音轻声吼道。

  陆川扬了扬嘴角,笑得很是魅惑,完全没了刚刚在家长面前的乖巧模样:“我还以为你想要来点儿刺的。”

  叶慈叹了口气,懒得再搭理随时发疯的男人,利落地下:“你再睡会儿,我去帮我妈做饭。”

  陆川笑着点点头,目送他媳妇儿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来电刺的么?呵呵…川神觉得自己简直自己找罪受,所谓“念”不生则平安无事,一旦有一丝念想,身体就会不受控制地动。

  认真讲,他现在别说刺的了,就是正常情况下还没把他媳妇吃到肚子里呢好不好?对于这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川神也很无奈。

  第一次到嘴边,因人祸而打断;第二次快下肚,因天灾而终结…川神之前也想过没不信地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他媳妇给办了,可是这事吧…有时候随缘的,更何况他其实也是很担心有一有二就有三的啊…这特么要是再来个第三次意外打断,陆川就算再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也担心会烙下个“不举”的阴影的好吧?!

  深深吐了口气,陆川觉得自己还是暂时把这糟心的事先放一边,反正说到天边去今晚自己就算在这里留宿也不是个良辰吉不是?

  把这件事扔到了脑后,陆川左右也睡不着了,躺在上发了会呆就利落地起身走出了卧室。既然没有媳妇陪了,那还是去哄哄老丈人吧!…

  当晚,川神陪着叶父把自己带来的二十年陈花雕直接干了两瓶。叶父喝得很尽兴,叶母和叶慈拦也拦不住,只要刚打算开口,就一准儿见到叶父挥着大手一脸兴致盎然——

  “我今天高兴!你们都别拦着我!”

  叶慈:“…”行行行,你高兴你有理,管不住爹我管老公还不行?

  转头刚打算收回陆川一旁的酒壶,自家爹又开了口——

  “哎我说闺女!这就是你不对了啊!哪有在外面拦着自己男人喝酒的?给人家做媳妇,就要识大体,懂分寸!”

  陆川只能跟自己岳父陪着笑,然后伸手拍了拍自家媳妇的肩膀。他是真没想到叶慈她爸酒量和棋力跟他一比,都在同一水准线上啊…他这还没怎么喝出感觉呢,老丈人倒先来了兴致,说话也不自觉地开始大舌头了?

  陆川暗自在心底摇头,他走之前和自己老子取经,现在一对比,发现自己比他爹当年幸运了不知道多少倍。因为这叶明礼的战斗力明显比他外公差远了…

  陆川很庆幸,可再庆幸这酒也要陪好不是?于是当晚叶家一家子人从下午三点半上的桌吃饭,叶父酒兴上来了,意气风发地从国家经济上的十年动聊到了普通百姓的柴米油盐;从西班牙解体聊到了国足东亚杯赛况…

  家中两个女眷是没那个耐心陪他发疯了,吃完饭就早早下桌一起围在了电视机旁看《司命》最新播出的两集去了。而陆川就没这么幸运了,怎么样也要陪着岳父听他高谈阔论不是?

  只不过叶明礼虽然很多问题看得并不是十分全面,可每件事都能总结出一个听起来并不突兀的道理。陆川听着听着,也逐渐掌握了“去其槽粕,取其华”的技巧,听起来倒也不觉枯燥反而越听越觉得津津有味…

  而且陆川虽然身处娱乐圈,可家庭背景在那里放着也不是摆设,叶父谈到的很多问题他都不仅知道,还能偶尔给叶父提醒个遗忘的事实知识点,后来还能接着叶父的话搭上几句腔。

  叶父见状不免大喜,要不是辈分摆在这里,他此刻恨不得揽过陆川的胳膊,大声感慨一句:“小兄弟!知音啊!”陆川到叶慈家里第一次拜访的这顿饭,从下午三点半一直吃到了晚上将近十点,叶慈和她妈轮把饭菜热了三次…最后叶父才意犹未尽地撑着终于感觉困顿的身子起身,临离开前不忘拍了拍陆川的肩膀——

  “大川啊,明早我们起来继续聊!”

  陆川除了笑还是笑,他还能给出别的表情么?

  这顿饭下来,原本想考验“女婿”酒品的叶明礼,在女婿没喝多前因为自己的贪杯,先把自己灌多了,不但没能把女婿的酒品挖出来,反而让陆川不费吹灰之力地了解了自己老丈人的酒品…

  叶慈全程在一旁静默旁观,讲真,她都替她爸尴尬…那陆川要是真如他表现得那么包子,还能在娱乐圈屹立十年不倒啊?开什么国际玩笑?

  所以叶慈事后总结,她爹对陆川这一役其实好像是没开始就输了的。论玩心计,川神好像就没输过。哪像她爸那么实诚,一肠子通到底的?

  看得明白的叶慈不免趁家长不注意时狠命瞪了眼自家男人——欺负老实人算什么能耐?!

  被媳妇赐白眼的川神:“…”默默地摸了摸鼻子,别说瞪他了,就算他媳妇回去以后他他也认。

  早就说了,这次来就是不择一切手段成功把叶家闺女拐跑的,他还能心慈手软手下留情啊?逗闷子呢?

  两个人在这边眉来眼去,那边叶母已经安顿好了喝得东倒西歪的叶父,转身出来后不问道——

  “那今晚大川就睡在家里吧,我去给他拿被子。”

  叶慈默…这男人做了坏事还一点忏悔之意都没有,能让他睡自己房里?

  叶小花忍不住在心底轻哼——搞笑~她爹论耍心机是不是这男人的对手,可她要是治不了他就不姓叶好吧?

  “妈,不用给他拿,他晚上睡客房。”叶慈笑得随和,开口却是带着不容质疑的笃定。

  陆川:“…”靠?他媳妇这一生气就不让他睡在一旁的毛病是跟谁学的?能不能换个惩罚措施?!

  叶母不在两个各怀鬼胎的年轻人之间看了几圈,最后自己回到主卧拿出了一辈子放在客厅的沙发上——

  “睡哪儿都得拿被子啊,你们俩自己定吧,我也回去睡了。”说完叶母就毫不留恋地快速离开了客厅,年轻人的事还是自己去处理比较好,她宁愿回屋去照顾自己老头子。

  叶慈见她妈一离开,也跟着起身,对陆川甜甜一笑:“睡客房,好梦哟~”

  说完和陆川挥了挥手道晚安,走进自己房里直接把门在里面反锁上了…其实她倒也没真的有多气,一来是她爸今晚的确喝的有点多,可这事也怪不到自己男人头上;二来则是叶慈心里明白,明早如果父母撞到陆川从自己房里出来,不管今晚聊得多尽兴,都会对陆川有些看法的,毕竟两人还没结婚不是?

  陆川:“…”川神此刻觉得有点冤,陪岳父下棋费劲脑力输棋就不说了,晚上陪酒的时候他也没拉着老丈人猛喝啊,事实上都是老丈人一杯他喝两杯的陪着的,这还有错了?

  老丈人酒量不高,酒品也…虽然话多点吧,也不算太差。他哪知道自己媳妇明明那么能喝,老丈人却是三杯倒的量啊?

  川神很委屈,可再委屈也只能抱着岳母给他准备的一新被子转身走进了叶慈隔壁的客房。

  睡过这一晚,他明早真的要起早离开了,就几个小时抱不着媳妇也没啥的…

  而且就他媳妇那点小心思,他都不用动脑子就能猜出来好吧?

  第二天一早,陆川简单吃过了叶慈给他准备的早饭就准备回H市,临走时不忘和叶父叶母郑重告辞,只说以后他找机会让两家长辈见个面。

  叶父叶母自然欣然同意,这年头这么靠谱的年轻人怕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

  …

  当晚,当众人还沉浸在季假期尾声的余时,#陆川在N市现身#的消息不胫而走。

  本来这没什么,就是一个艺人的路人照曝光了而已。

  可是不久之后,当众人一联想到N市有谁时…

  吃瓜群众兴奋了——这特么都蹲了四五天了,除了晚终于有别的乐子了啊!
上一章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一章 ( → )
[古穿今]娇黑暗裁决同萌会的一己大明政客三国战神之吕特种兵穿越之遗孀不好当氪金大佬的自时空之蛊莽穿新世界
影帝女友是宫女第92章免费下载,影帝女友是宫女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影帝女友是宫女》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