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影帝女友是宫女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穿越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影帝女友是宫女  作者:木白柏bai子 书号:49767  时间:2020-2-13  字数:5882 
上一章   第74章    下一章 ( → )
  陆川跟裴景泽以及李树在外面闲聊,叶慈和刘夏一人脸上贴着一张面膜坐在上做腿部伸展运动。

  刘夏翻完手机上的推送消息,脸上贴着面膜不能做出夸张的表情来表示此刻内心的波涛汹涌,只能用语气助力:“你为什么和裴影帝靠那么近!为什么他会拍你的肩膀!为什么看你的表情是一脸宠溺!还有你那个神情凝视又是什么鬼啊?!”

  所以说,有时候照骗的不知是外貌,还会有看图读故事中的故事部分。听完刘夏的咆哮,叶慈仔细回想了一遍当时的真实情景,只觉得有点节。

  “我觉得你过分解读的成分大多了。”叶慈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刘夏却不怎么买账,也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关于“叶慈就算出轨我也要替她瞒着”的想法,作为一名铁杆穿刺组织成员,她此刻只想咆哮:“这不是我说的!是广大网友们看到你们的照片后一致的反应!还有你这件事为什么发生在川神来剧组后啊?这不是作死又是干嘛呢?”

  叶慈淡淡地瑶瑶头:“他不会生气的。”

  刘夏:“…”深一口气,还是没忍住,刘夏一把扯下自己脸上的面膜,这玩意儿太束缚她的发挥了。眼瞅着叶慈仗着川神把她宠得没边儿就肆意妄为,刘夏觉得自己很有义务和她讲讲这男女相处之道,虽然有些话不一定很好听。

  “小慈,你知道这男女关系有时候就像博弈一样,有时候又像是两兵相接。你做什么事之前就得想好了对方会不会接、怎么接,就比如这次,你和裴景泽传绯闻真的有认真想过陆川的感受么?”

  叶慈愣了愣,顺着刘夏的思路问道:“和裴景泽传有什么不同么?”

  其实她以前对这些事排斥的,可经历了李伦、刘默然以及陆辉之后,她也渐渐觉得这些事其实也类似于以前的市井流言,流言都没有的话,市井还怎么混?

  想开了后,叶慈也不怎么纠结这些雷声和雨点都小的流言蜚语了,反正她和陆川对这些不信,那就没什么关系吧?

  刘夏默了默,坐正身子后看着叶慈一本正经地开口:“你想想啊,之前和你传CP的都是些什么人?李伦就别说了,渣男中的极品。刘默然人是没什么黑点,可他放在川神面前根本不够看的好吧?最后一个唯一有点看头的陆辉,你俩当时那张照片实在槽点无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关系也就路人强那么一丢丢。”

  “这些人,能和裴景泽比么?”刘夏喝了口水,又继续有理有据地分析“不是我埋汰自己偶像,关键是裴景泽和陆川的对比就不能放在同一个平面上啊,出来你和裴景泽的的绯闻,那川神能不犯堵么?”

  叶慈也揭下了面膜贴,两只手轻轻地在两颊做局部面膜。想了想还是把实情和刘夏说了:“裴景泽是陆川的小舅。”

  “噗!…”一口水没忍住了出来不说,还成功呛到了自己“卧槽!”

  实在太过震惊,只能用最通俗的语言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刘夏难以置信地看着叶慈:“不是吧?那为啥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

  叶慈摇头:“不懂。”而且…她觉得陆川和他小舅的关系很奇怪,明明两个人都还在乎对方的,可见了面又搞得跟互相看不顺眼一样。

  刘夏叹了一口气,沉思片刻才幽幽感慨:“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基因这玩意儿真可怕。”

  “他们两个不是父子关系。”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叶慈忍不住开口提醒。

  刘夏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俗话说‘外甥随舅舅’,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眨了眨眼睛,刘夏忽地转过头,一脸认真地看向叶慈“你不会和我说,真的发现裴景泽和陆川很像,甚至可以说是进化版的川神所以打算移情别恋了吧?”

  作为叶慈的朋友,她肯定尊重自己姐妹儿的选择。可不管平时怎么开玩笑,刘夏认真思考的话,还是觉得陆川比裴景泽更适合叶慈一些啊,毕竟裴影帝和叶慈骨子里都是发闷的人,两个闷脾气的人凑到一起,结果可以想象——了无生趣…

  叶慈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是我没觉得陆川和他舅舅像啊。”靠近裴景泽就会压力感倍增,哪有在她家陆川身边舒心踏实啊…刘夏闻言舒了一口气,然后颇先郑重地拍了拍叶慈的肩膀:“我对于你看中潜力股而视蓝筹股为粪土的精神非常欣赏,加油!”

  叶慈:“…”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脸黑线,她这有什么油好加的?!

  “你是不是…和蒋非吵架了?”总觉得今晚的刘夏躁动得比往日里厉害。

  刘夏闻言默了默,半晌后才小声开口:“他赶我走…”

  叶慈皱了皱眉有些不解“可是你是投资商的女儿,他赶不走的你啊。”

  刘夏摇了摇头,严肃开口:“是赶我从他的上走。”

  叶慈:“…”此刻如果说一句“活该”会不会被打?可是她最近亲眼见证了刘夏的死皮赖脸外加死烂打的功力,那架势是她的话早就吓跑了,而如今蒋非还能如泰山般巍然不动,老实讲还耐人寻味的。

  “要不你试试走走淑女路线?含蓄一回?”叶慈没经验,只能瞎出主意。可这追也追了,了,是时候该矜持一下了不是?

  刘夏摇摇头,脸上出了一丝苦恼的神情:“我也想过化被动为主动,可是我一见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腿,颠地就跑过去找他了,什么矜持什么含蓄的早就丢到了爪哇国。”

  蒋非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可偏偏就是让她觉得倍儿安心,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刘夏就觉得这一整天都是阳光普照大地。

  叶慈终是无力地叹了口气:“那你…加油。”

  除此之外,好像也只能安静地做个旁观者了。事到如今她还没有让刘夏放弃,是因为从蒋非某些细微的神情和话语中,叶慈看到了自家经纪人对刘夏并不是全然不在意的。

  刘夏握起小拳头,极其元气少女斗志地开口道:“放心,我都做好长年抗战的准备了。就算他蒋非的心是玛利亚海沟,我也要一点点地给他填平,填平还不行,我要让它有凸起!”

  叶慈:“…”只能用假装没听明白来掩饰地尴尬了。

  …

  当晚陆川他们三个聊完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陆川早就在凌晨就给叶慈发了微信让她先休息不用等他,而且这是在剧组,陆川也敢太猖狂——一次混进他媳妇儿的房门是侥幸和偶然,连续每晚都在她房间里过夜可还行?

  所以最后陆川只好非常臭不要脸地和他小舅去抢了,裴景泽倒是没说什么,非常干脆果决地抱了一被子去睡沙发。

  “什么时候打算告诉家里人?”裴景泽临睡前忽然询问道。

  陆川想了想:“等我先去拜访完她家的两位家长吧。”这种时候哪还有让女方先见男方家长的道理。

  裴景泽点点头,然后淡淡地开口:“记得去的时候别穿得太随便,把小时候你爸练你那套都捡回来,行为坐卧要得体。要有礼貌,但别显得太油滑了。”

  陆川默默地点头,见家长这事他没经验,他小舅也没什么经验,但怎么说也是承包了多部当年八点档家庭连续剧的人,看过猪跑的次数肯定比他多。

  “还有就是你是明星,普通家庭的父母多少都对娱乐圈的演员没什么好感。就算叶慈入了这一行,他们也不一定希望自己女儿将来找的另一半是同行。老人如果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就听着,别一上来牛脾气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怼回去。要时刻记得那是你未来的岳父岳母。”

  裴景泽显然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没什么系统的逻辑线。陆川这时候才体会了什么叫“娘家舅大”舅父的说法果然不是白叫的,虽然他这个舅舅有点小…

  “既然定下来了就是她,你那些乌烟瘴气的绯闻不管大小,再爆出来就要记得第一时间解释和辟谣,别等以讹传讹到了以假真的程度不知道怎么收场。”

  陆川以前是没有心,现在把心思都放在了叶慈身上,反而更少去关注自己身上的八卦,如今被裴景泽这么一提醒倒是立刻敲响了警钟。他可不想因为莫须有的花边八卦降低自己在未来岳父岳母那里的印象分!

  “还有…就是叶慈,好的一个姑娘,现在也是事业上升期,你别给她太多的束缚了。我瞧着都是她迁就你多一些,男人爱吃醋、有占有都没什么,关键是别把自己的这些情绪变相地变成她身上的负担和加锁,赶个通稿出了什么绯闻还要第一时间考虑你的感受,那你就太没出息了。”裴景泽继续淡定补充道。

  陆川:“…”关于这一点,他承认自己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

  …

  经过裴影帝的睡前小课堂再教育,陆川第二天再出现在剧组时就乖顺得多了。比如,在看到裴景泽和叶慈凑到一起小声讨论剧本,周围人纷纷行注目礼的时候,陆川只能暗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也绝不让自己暴怒的情绪有半点外

  李树不动声地将这三个人观察了一圈儿,然后叼着烟坐到了陆川的身旁:“你说你何必来走这一遭呢?得多扎心啊。”

  陆川:“…”继续淡定自若地默背着多年前自己闲来无事编撰的《论男神的自我修养》。

  “不对,这何止扎心啊,得是心头滴血了。”李树继续发动自己的煽动能量,完全不在意给已然蹿火的川神再添一把柴。

  默默地将视线调转到李树身上,陆川缓缓开口:“你这部戏男一和女二不是没对手戏么?”

  言下之意——裴景泽和叶慈有什么需要一起讨论的?

  李树诧异地挑了挑眉:“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对手戏?”

  陆川轻哼一声,转过头去继续以看远处景为庇护地注意着同一方向的小舅和媳妇:“我要是没看过能让她接你这戏?”

  李树直接让他被气笑了:“说得好像你真能左右她的决定似的,看把你能的。”

  陆川叹了口气,干脆转移了话题:“导演,这戏不拍了?我可是做好来观摩的打算的。”

  李树点点头,直接将烟掐掉,起身:“行!你好好观摩,送你份大的,今天正好就是他俩之间最重要的一场对手戏,开心吧?”说完就拍拍股走向了裴景泽和叶慈二人,出大白牙的李导演看上去…真的算不上多正派。

  陆川倒是没开口,皱着眉仔细思考了下他媳妇和男主角之间所谓最重要的一场对手戏,成功回忆起重要剧情的川神心情很不美好…《司命》这部戏没有特别厚重的感情戏,就算是傅欣容饰演的女一号芷柔也是以裴景泽饰演的大司命韩名思座下弟子的名义长期陪伴其左右,多少有点师徒以上,恋人未的意思。

  至于叶慈饰演子良,那更是感情线淡如空气,完全不存在的。可就是有这么一场戏,是韩思明前来问询,少司命子良在之前处理一桩事务时手段有些欠妥,狠辣却少了一份司命该有的慈悲。

  结果韩思明一来就撞见对月独酌的子良,少司命喝得微醺,比平来得更加洒不羁,甚至带上了几分飞扬跋扈的模样。一盏清酒下肚,子良罕见地在韩思明面前了自己隐藏多年的偏激和执念。

  除了成功让两位司命同框出现,两个人的一番对话也直接引出了“司命”一职的使命,算是整个剧本中比较重要的一场戏。

  因为要饰演醉酒后的子良,造型师今天给叶慈化了一个相对丽了很多的妆效,就连一直穿在身上的青色罗裙也换成了明亮的红色。

  刚刚叶慈一直低着头收着气场和裴景泽对剧情走向和具体要怎么演这段戏的事情,反而没怎么出自己的“子良”状态,而等到李树一声令下开机,出现在镜头中的子良完全没了平里叶慈的影子。

  只将两鬓的各一缕长发微微束起绑在脑后,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前和肩后,光看发型倒是和现代的长发美女出入不大,只是发量多了点,泽亮丽了些。可再配上叶慈今的妆容和服侍,就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子良原本就略显硬气的剑眉得到最大程度的突出,一双杏眼勾勒细长的眼线在眼尾处自然上翘,两颊上是自然的醉酒,从颧骨处向左右延展,最最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概就是叶慈的妆了——经典复古的大红色直接让整个人的妆容都变得明亮了起来,再配上那及地的大红色薄纱长裙。

  叶慈饰演的子良,入戏后的一颦一笑都勾人,美得神采飞扬、美得惊心动魄…陆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紧锁在了那个被镜头主动捕捉的女人身上,这是他头一次发现,原来叶慈扮起古装来会让他觉得呼吸急促,一眼都舍不得移开。

  子良的眼神离,漠然的表情中带着一丝失意,随意地靠在自己院落内的凉亭栏杆上,举起酒杯,望着杯中的酒有了几秒的出神,随后她微微阖上双眼,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李树一直一言不发地紧紧盯着监视器中的画面,作为一个导演,在一个角色需要展现其美丽的一面时,能凭借自己的拍摄技巧捕捉到演员最美的画面,可以说是一件值得用一生时间追求的事情。

  而此刻的叶慈,需要表现出子良的美,这一刻的子良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少司命,更多的是她的女特质——浓烈,明的外表下,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只能在夜深人静时独自舐。

  拍出叶慈的最美瞬间,是李树的职责;而展现出子良此时既忘又失意的状态,是叶慈的工作。

  就一个简简单单举着酒杯一饮而尽的动作,就被李树反反复复地拍了不下十遍,不是叶慈的表情没有到位,就是李树这边的画面不够“绝

  喝了不下十杯充当清酒的白开水,叶慈终于主动走到了李树的面前,这也是叶慈自进组以来,第一次主动向李树提出自己的要求和看法——

  “导演,要不给我来半斤白酒吧。”

  叶慈语气很寻常地开口,完全没注意到听到她这句话后三个动作出奇一致,视线纷纷从监视器转移到她身上的男人。

  一身玄儒服装扮地裴景泽:“…”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自己的小外甥。

  早就想开口直言“要不你真来上两口酒”的李树:“…”他为了以防万一,只给叶慈准备了白酒二两。

  第一次听到自己媳妇主动“讨酒喝”的陆川:“!”他媳妇酒量这么炸的么?!为什么他一直都不知道?
上一章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一章 ( → )
[古穿今]娇黑暗裁决同萌会的一己大明政客三国战神之吕特种兵穿越之遗孀不好当氪金大佬的自时空之蛊莽穿新世界
影帝女友是宫女第74章免费下载,影帝女友是宫女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影帝女友是宫女》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