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就想把你宠在心尖上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综合其它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就想把你宠在心尖上  作者:秋后问盏 书号:49671  时间:2020-1-13  字数:13355 
上一章   第七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沈嘉许多年的教育, 让他无论做什么事情, 都要追求完美。

  但是感情的事情,并没有人教他。

  他变得孤高, 脾气执拗,甚至难以让人相处,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但是, 他愿意在许真真的面前低下头,成为一个普通的男人。

  他从盒子里掏出了戒指,套在了许真真纤细的手指上。

  许真真没有拒绝, 只是看着沈嘉许, 看着眼前的场景, 曾经在脑海里想过很多次的片段,却没有想到会有实现的一天。

  她抬起手,弯起手指, 看着戒指在灯光下透出的火彩, 心里只觉得安心。

  她现在终于和沈嘉许, 站在一个平台上, 像对普通的恋人。

  “我先收下,以后看你表现。”许真真笑了笑,心满意足的把手揣进了兜里面。

  自从和沈嘉许确定心意,许真真大概觉得这是这几年来最高兴的事情。

  沈嘉许有了许真真房子的备用钥匙,就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起来。他放着自己特地装修好的房子不住,硬是跟她挤在了小房子里面, 还美其名曰照顾未婚

  但是许真真可没看出沈嘉许会照顾人。

  沈嘉许这个人去厨房只会帮倒忙,最后没有办法,还是她亲自下厨。

  沈嘉许从未觉得下班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现在他终于能够体会到公司的人,一到了下班的点,就飞速打卡下班的感情。

  以前的他,不上班,不应酬,就得回去冷冰冰的别墅。无论回去的早还是迟,那个地方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时间长了,他只是把那里当成是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而不是家。

  不回去,也无所谓。

  但是,现在,他刚上班,就想早点回去看到许真真。

  因为,回去了,有一个人在等他。

  沈嘉许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虽说电视的清晰度还行,但是沈嘉许看惯了晶高清显示屏,突然对着一个32寸的电视,总觉得哪里都不适应。

  他正想着要不要买个大屏幕电视,反正他现在大半的空闲时间都在这里。

  这个时候,突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许真真在厨房收拾,手机就搁在了茶几上,屏幕亮了起来,沈嘉许看了眼,划开了屏幕。

  虽然,他并没有故意要侵犯人的**的习惯。

  但是对于许真真的手机,他还是有些好奇,毕竟现在只要是长得漂亮点的女人身边,总是有一群苍蝇喜欢凑上来。

  沈嘉许不去派人盯着许真真的生活,但是不代表他不关心。

  他见着许真真还在洗碗,没出来,他表面上仍装作在看电视的模样,实际上已经在翻许真真的手机。

  他快速浏览了下许真真的聊天工具,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异常,他松了口气,正打算放回原来的位置的时候,他无意间扫到了图库里有一张熟悉的照片。

  许真真出房间的时候,便看到了沈嘉许靠在沙发上,脸上挂着笑,许真真还在郁闷着,沈嘉许也算是厉害了,看个新闻,都能笑出声。

  “看到什么好看的事情了,说来听听。”许真真出纸巾,擦干净手,她挨着沈嘉许坐下。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突然觉得心情甚好,”沈嘉许淡笑,他想到了刚才的事情,心情就愈发的高兴。

  许真真也猜不透沈嘉许的想法“你别那么笑,看的我心里的。”

  她总觉得什么事情被算计了,但是又说不出来。

  “真真,把我的照片作为手机背景,怎么样?”沈嘉许提议,他对于自己的相貌还是非常自信的,不比明星的差。

  “才不要。”许真真要是真把沈嘉许的照片放在桌面了,那还不丢死人了。

  “那拍几张照片还是可以的,比如放在手机里面,偶尔看看。”沈嘉许不死心。

  许真真有的时候是想偷拍沈嘉许的。毕竟,沈嘉许的长相无可挑剔,放在手机里面也养眼。

  但,当沈嘉许真的正大光明的给她随便拍的时候,许真真反倒是没有那么自然了。

  隐隐中,她察觉到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她又说不清楚,她突然想起了,她的手机里面,似乎保存了一张沈嘉许高中的时候的照片。

  要是被沈嘉许看到了,对方还不得得意的,尾巴都要翘起来。

  “你偷看我的手机?”许真真有点不大乐意,脸色微红。

  “我没有。”沈嘉许摸摸鼻子,但显然已经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他掏出了自己的两部私人手机,到了许真真的手上,大方道“我的随便给你看。”

  “我才不看。”许真真推开,她还清楚沈嘉许。

  按照他那精明的头脑,怎么可以把证据留给其他的人。

  现在给她的手机,早就清理得干干净净了。

  怕许真真生气,沈嘉许讨好道“我那以前的照片实在是太丑了,怎么说,你也得拍几张好看的。”

  许真真懒得跟沈嘉许说,她就觉得那张照片好的,眉宇之间还保存着些许的青涩,总比现在老谋深算的好。

  许真真不愿意拍,但是沈嘉许还是自己找角度,拍了几张得意的自拍照给许真真发了过去。

  许真真看到也没有回复,只是把东西复制下来,保存在了手机里面,为了保证自己的**,许真真特地加了超长的密码,防止内容

  沈家的事情愈演愈烈,随着沈言书婚事的敲定,沈嘉许和沈家的关系愈发的紧张

  沈言书国外名牌大学毕业,在国内的某家大型企业,担任了几年的高管,管理经验丰富。

  这次有了沈家的作为后盾,没多长时间就上升为集团的副总位置。

  显然,后面有沈老爷子在撑

  沈言书位置的提升,无疑会撼动沈嘉许的地位。沈老太太如今家世没落,说不上话,沈母常年就是打牌美容,对于公司的事情无能为力,沈父目前态度不明。

  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沈嘉许势单力薄。

  沈母听说是沈嘉许因为婚事的问题,触怒了沈老爷子,她想让沈嘉许放弃许真真,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让沈嘉许主动放弃,显然是不可能。

  许真真身为圈外人,其实是感受不到沈嘉许身上的压力。

  直到,一则新闻的消息的出现,许真真慌了。

  许真真还在食堂吃饭,她习惯性的翻开手机看视频,正准备翻到最新的电影的时候,突然有新闻助手推送一个信息过来。

  她本不想看,毕竟,国内的新闻真真假假,大都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她正打算屏蔽,没有想到无意间划开了新闻推送。

  既然点开了,她就顺便看了一眼,可是没有想到刚看到了内容,她的脸色瞬间苍白。

  沈氏家族的继承人居然出了车祸,现场的照片,惨不忍睹,原本是一辆显眼的跑车,被撞得面目全非,地上一大滩血迹清晰可见。

  这则消息令人震惊。

  沈家是顶级豪门,这一辈出的继承人又是极为的优秀,就连长相也是无可挑剔,崇拜沈嘉许的人多得是。

  新闻底下瞬间很多评论的人,不少人都猜测是沈家内部的利益,纠纷引起的事故,被有心人伪装起一起车祸。

  沈嘉许的地位照理说应该是无法撼动的,有的人想要谋取位置,只能铤而走险,孤注一掷。

  许真真立刻给沈嘉许打电话,但是无人接听,这下,许真这彻底慌了神,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要闭眼就看到浑身是血的沈嘉许。

  她浑身冒着虚汗,脚步轻浮,只觉得头顶发黑,她的嘴一时之间都无法合上,她强撑着自己的身子,向卫生间走去。

  联系不到沈嘉许,许真真就只能给沈嘉许的朋友打电话。

  韩业林直接不接电话,她打了周文杰的电话。

  周文杰支支吾吾的,许真真都快奔溃了,差点哭出声音。

  最后,周文杰犹豫了一会,让许真真在楼下等着,会有人接她,具体的事情当面再说。

  周文杰只是派了一个司机过去,到医院的时候,没有人接应,许真真等不及去打电话,让人下来接应,便直接问了护士,沈嘉许的病号。

  护士找了一下,是有沈嘉许这个人,只是病人送来的情况,已经奄奄一息,直接送进了手术室做手术,现在人都没有出来。

  许真这一听,整个人都懵了,护士问许真真的身份,许真真就怕人不告诉她地方,赶紧说是对方的未婚,手上刚好有戒指作证。

  许真真得到了位置,便赶紧过去。

  都手术了,还不知道人被撞成了什么样子。

  万一,这人就突然没有了该怎么办?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许真真就连向前迈开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她眼发酸,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比起车祸,她更后悔的是,她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和沈嘉许,表明自己的心迹。

  她应该早点亲口说原谅他了,她应该告诉沈嘉许,她从来没有放弃喜欢他。

  她愿意嫁给他,这辈子有多远,就陪他走多远。

  她到的时候,正好手术室的灯灭了,紧接着一群穿着白色大褂的人,推着病出来,许真真甚至都不敢呼吸,望着病上裹着厚厚绷带的人,脸青紫一片,哪里找得出沈嘉许昔日的影子。

  她冲上去,眼泪忍不住吧嗒吧嗒淌,糊了一脸的体,鼻息间嗅着浓郁的血腥的气味,差点就此昏厥过去。

  周文杰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人,好不容易找到了这里,看到许真真,赶紧把人给揽着,看着许真真伤心绝,恨不得跟了去的模样,叹气“嫂子,你可悠着点,要是哭伤了,嘉许哥,还不得把我给揍死。”

  作者有话要说: 文章也快结束了,正文结束之后,会有番外!

  下一篇预收《只能喜欢我》,喜欢的人可以收藏奥!暑假开文。

  陆淮第一次见到简宁的时候,简宁穿着一中的校服,扎着马尾辫,五官精美绝美,漂亮的跟个小仙女似的。

  陆淮是北城顶级豪门陆家的独子,家世卓越,面容冷峻,戾。

  他望着简宁的照片,找了简宁的父母。

  “我喜欢她,会对她好,交给我,我可以送你们的儿子,去国外最好的大学读书。”

  简家不卖女儿,自然是没有答应,但是没过多久,简宁的哥哥便出了车祸,急需一大笔钱救命。

  父母终以泪洗面,简宁不想哥哥一辈子做个残废,便要了陆淮的号码,主动跟他打了电话。

  喧闹的酒吧里,灯光昏暗。

  陆淮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他抓着酒杯,眸光转,眼尾上扬,带着三分的气。

  他见到人来,起身,挑起简宁的下巴,神态慵懒,慢条斯理的语气玩味道“做我的女人,我就帮你。”

  完

  其实, 受伤的并不是沈嘉许。

  沈嘉许不傻,自然早就防了一手。他早就察觉到了应该会有人,在最近一段时间动手。

  而对方显然是打算除掉他。

  因为并没有把柄,所以他就装作不知道, 任由这件事发展, 沈嘉许打算一把揪住背后的人。

  他可没有耐心天天去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注意到有人要对他的车子动手, 便故意设了这个局,而坐在车子里的人, 是他按照他的身段找好的,坐在车子里, 谁也发现不了。

  他给足了足够的钱,对方也急需用钱, 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他在暗处, 一直追查可疑的人。

  既然对方打算置他于死地,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把握, 尤其是看到车子里的人,浑身是血被抬出来,对方肯定会急于确认现场的情况。

  果然不出沈嘉许所料, 出了把柄, 沈嘉许派人查到了沈言书的头上。

  只是,事发突然,沈嘉许根本就没有时间去通知许真真。

  况且,要是一开始就告诉了许真真, 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依照许真真的子,还不得给急死。

  说不定,还会影响计划的执行。

  沈嘉许待在医院里,只是这个房间其他人根本就进不来,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衣冠整洁,他现在不方便面,便让周文杰把许真真带过来,然后其他的人,还得去那个替身的面前,哭个几声,演个戏。

  许真真先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等到了房间,居然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沈嘉许,许真真差点失声,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她无法相信,前一刻还浑身是血的人,现在居然健康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走上前,眼皮颤颤,她有点儿不敢相信,甚至有一刻觉得,是不是自己的眼前产生了错觉,所以才导致了眼前的场景。

  沈嘉许有点怕了。

  许真真的脸太过于苍白,眼神发怔。

  “真真,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沈嘉许并不清楚许真真的身体情况,他怕许真真出事,便想着让许真真去检查一下。

  就在医院,也方便。

  谁料,刚走近,许真真就突然扑了过来。

  许真真并不是一个热情的人,即使认识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从来没有主动过。

  许真真摸着眼前的男人温热的皮肤,刚才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的哭声,突然从齿间,溢了出来,她皱眉,眼泪渍的皮肤疼,她先是不确定,在肯定眼前的人就是沈嘉许的时候,许真真直接给了对方一巴掌。

  沈嘉许被打蒙了,虽说许真真恢复本来的性格之后,脾气是比以前厉害了不少,但还从来没有动手过。

  更何况,沈嘉许如今的身份,谁敢对他动手。他本能的敛下眼皮,眼神翳,但一看到许真真惨兮兮的一张脸,他的心瞬间就软了。

  他搂紧许真真,任由她折腾。

  “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真的以为你。”剩下的话,给许真真进了喉咙里,她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因为不吉利。

  但是她真的很生气,这种事怎么能开玩笑,她知道沈嘉许骗了她的那一刻,真的是又惊又生气。

  世界上怎么会这么恶劣的人。

  “以为我怎么了,真的奄奄一息了。”沈嘉许抓住了许真真的手,放在角边,他的眼眸黑沉沉的,像是碎了光在里面。

  他轻轻的咬,许真真想动,却被抓住。

  沈嘉许当然知道这很冒险,可以的话,他也想让许真真不知道这件事,想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了,再来找她。

  但是,身处这个位置上,他不得不这么做。

  “对不起,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沈嘉许惨笑,说着和这话的时候,颇有些无奈。

  豪门家族之间为了利益的问题,不乏争斗。尤其是子嗣多的家族,没少私底下互相残害,明面上都是好兄弟,实际上没少使坏。

  本应该是年轻力盛的继承人,但是各种意外都会出现,谁都不是傻子,也就只有官方报道,才会避重就轻,糊普通人。

  作为家主,就算是知道,也不好明显上动怒,毕竟,这是丑闻,只能在家里教训,搬不到台面上,更不会让外人知道。

  许真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自从沈言书的出现之后,沈家的气氛就变得微妙。

  许真真不问,但也能察觉到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不正常的现象。

  只是,她真的怕,怕沈嘉许出事。

  “你知不知道,那一刻,我真的是想死的心有了。”女人都是感的生物,更别说是许真真喜欢了沈嘉许几年。

  她以为和沈嘉许和好了,一切都会变得美好,却没有想到还会经历这种事情。

  “我不允许你说死。”沈嘉许堵住了许真真的嘴巴。

  沈嘉许并不怕死,但是他怕许真出了什么意外,他拉着许真真坐下。

  这里不像是病,更像是一间高级休息室,一张茶几桌,几张沙发,环境清幽,避开了嘈杂的楼下。

  他的嗓音低醇,虽然他并不怎么想跟许真真提起家里的事情。

  对沈嘉许来说,那并不是有美好回忆的地方。

  但,他需要跟许真真解释,免得许真真多想。

  许真真还是第一次听到沈嘉许说起家里的事情,以前她是不敢问,也没有资格问,现在,听了沈嘉许谈起家里的事情。

  许真真听完,觉得气氛莫名的沉重。

  沈嘉许点了烟,目光凉薄。

  许真真出生在普通的家庭,虽然经济条件并不优渥,但是在家里能够感受的到的温暖,她都享受到了。

  而沈嘉许的生活中,似乎没有亲情两个字,有的是只是无止境的要求和命令。

  对于沈嘉许的感受,家世差的太远,许真真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但是她看到小区不少刚出生没几岁的孩子,从小就被家人半是迫去上所谓的兴趣班。

  稚的肩膀上,背着不属于那个年龄的东西,而沈嘉许的身上背负的更多。

  他需要比同龄人做得更多,更优秀。

  而他即使做的再好,也不会得到些许的称赞,因为那都是他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许真真想起刚和沈嘉许交往的那段时间,沈嘉许除了给她买昂贵的东西,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工作上。

  许真真一直以为他是不上心,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那么喜欢她。

  现在看来,只是自己多想。

  一个连自己都不会照顾好自己的人,一个都没有被人爱过的人,怎么会知道如何把喜欢的人,放在心尖上 。

  许真真靠在沈嘉许的肩膀上,声音低低的“我不生你的气了,只是,我不允许你以后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许真真只想一想到沈嘉许有性命危险,她就感到害怕。

  她只是希望和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

  许真真腻着他,沈嘉许当然高兴,相比较于许真真的仓皇未定,其实,他的内心淡定了许多。

  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个小把戏,看着惊险,但沈嘉许绝对能把自己保全。

  不然,他肯定要为许真真安排好后路,才能行动。

  沈嘉许熄灭了烟,握住了许真真的手,他早就做好了决定,接下来只要去实行就可以。

  只是,有句话,沈嘉许想趁此机会,问出口。

  “真真,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会不会很快就把我忘了?”

  说起来这场恋爱,只是他单方面的任罢了,在许真真还处于懵懂感情的时候,就强硬的把人抢到了自己的身边。

  和他确认了关系之后,沈嘉许更是不会让其他的人有机可趁。

  而崔浩的出现,让沈嘉许意识到了危机感,如果,许真真的生命里,他不曾出现。

  许真真也会遇到其他的男人,而他要是真的在这场算计中,输了,许真真会不会就此解,也许会遇到一个比他更好的人。

  虽说,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但沈嘉许就是不甘心。

  他有种预感,就算是死了,估计灵魂也想锢许真真的一生。

  沈嘉许眉头紧皱,靠在沙发上,真的沉眸凝思起来,许真真对准沈嘉许的喉咙就是一口。

  她不敢咬的太厉害,但许真真有几颗尖牙,锋利的,沈嘉许皮肤长得细,划开了血痕。

  沈嘉许冷了一口气,倒是没有想到,这平里看上去温柔的一个人,还带用嘴咬的。

  真的是越来越凶了。

  沈嘉许摸了摸脖子“渍”一声“牙齿还厉害。”

  低沉下来的嗓音,感醇厚,沈嘉许的眼眸黑沉沉的,淌着腻死人的温柔。

  “你要把我咬死了,谁给你当老公。”沈嘉许坏笑。

  “谁要你这么不负责任的老公。”许真真好气又好笑。

  “那你还愿意嫁给我吗?”虽说玩笑话,但沈嘉许说的小心翼翼的。

  他怕被许真真拒绝,即使他们的时间还长,但有的时候,耐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变越差,他真怕有一天压抑不住自己的**,变得疯魇。

  兴许是许真真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她真的怕哪一天会后悔,后悔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而沈嘉许身在这个漩涡里,谁也不能保证,还有没有下次的事情发生。

  “那你就不能好好活下去,让我没有机会嫁给其他的人,只能嫁给你。”话说出口,许真真捂着脸,皮肤发烫,说出这句话来,她简直都要羞死人了。

  就好像她急着要结婚似的。

  沈嘉许蓦然笑了,黑沉沉的眼眸里,光芒极亮,他本就生的极好,此刻更是妖动人,勾一笑,蛊惑人心。

  他偏头,亲昵的抵着许真真的额头,真心的笑出声。

  无关**。

  沈嘉许第一次清楚的明白,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

  他轻声笑,搂住了许真真的,圈在了自己的怀里面,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他动情的声音呢喃道“这辈子你是我的,只能嫁给我。”

  [2]

  沈嘉许找到了有力的证据,直接去找沈老爷子谈判。

  这件事的确是在沈老爷子的意料之外,毕竟,他一直以为沈言书的性格,应该更像是他的才对。

  善解人意,温柔。

  这样的人家教养出来的孩子,也应该善良才对。

  直到沈嘉许出车祸的消息,铺天盖地传出来的时候,沈老爷子猛然发现沈言书并不是自己表面上见到的那么无害。

  或许是他应该能够察觉出来的,只是他太过于愧疚,所以才当做没有看到。

  沈老爷子虽然不喜沈嘉许,但不可否认,沈嘉许也是自己的孙子。

  同样相近的血脉,他不可能把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过。

  他还没出手,沈嘉许就自己找上了门来。

  如自己预料的一样,沈嘉许不是软柿子,这点手段就会被人算计,现在的沈嘉许,完好无缺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说起来,自己的这个正统继承人,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间内,已经长成了他都陌生的模样。

  “要沈家?”不管怎么说,沈老爷子还是想要保下沈言书,所以,他开始和沈嘉许谈判。

  沈嘉许扔了一沓子的资料,甩在沈老爷子的面前,都是指控沈言书的罪证,只要发出去,沈言书不仅身败名裂,还要去牢里面蹲着。

  他冷笑“既然他这么想要沈家,那么给他就好了,但是我有条件。”

  沈嘉许原本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他掌握着沈家,并不是因为舍不得这个位置,只是,他是正统继承人,凭什么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送给其他的人。

  但是,就在来的路上,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你想干什么?”沈老爷子蹙眉,他猜不透沈嘉许的想法,这种感觉让他很不

  沈嘉许抄着口袋,悠闲说道“没什么,只是,我打算彻底离沈家,自立门户。”

  “你疯了。”沈老爷子暴怒,拄着拐杖的手青筋毕,浑身颤抖,沈嘉许这冷嘲热讽的话,是对沈家的不屑?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即使有沈言书在身边,但沈老爷子目前最中意的其实还是沈嘉许。

  沈嘉许的优秀,他看在眼里,要再找出这般合格的继承人,实在是太难。

  况且,沈家这些年来,早已在商业圈深蒂固,势力庞大。

  沈嘉许真的忍心,把这块唾手可及的大丢给别人?

  却不料,沈嘉许只是淡笑,语气从来未有的轻松“我当然知道,但是,在沈家的生活我也已经厌倦了,既然有人那么着急想要上位,那就送给他好了。”

  “况且,要是继续待在沈家,你们不是还打算操控我的人生吗?”

  沈言书可能不清楚,但沈嘉许在这二十几年来可是感受的真切,每一件事情无疑像是烙印,刻在他的心头。

  如果待在沈家,虽说他能把许真真娶了,但是那又怎么样?

  如果是南城沈家的女主人,就算是搬离了本宅,但是只要他一天是沈家的继承人,那么自然流言蜚语都会冲向许真真。

  许真真没有家世背景,少不得受委屈,尤其是在这个大圈子里,少不得被孤立。

  许真真的性格也不适合和富太太际,但沈家门规森严,可以给许真真最优渥的生活,却是一个巨大的笼子,把人拴在里面。

  穿着华贵的衣服,等着男人回家临幸,更别说是出去工作了。

  这样的生活,如果从出生的时候被教导成豪门太太的千金,也许还适应的了,结婚后,就像是她的母亲,没事约几个朋友,打打牌,逛街,美容,要不在家画,弹钢琴。

  但对于许真真来说,跟坐牢差不多。

  所以,最合适的方法,就是从沈家出来,自立门户,许真真想怎么过怎么过,没有人会去干涉她的事情。

  沈老爷子没有反驳,毕竟身在沈家,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

  沈嘉许继续笑“爷爷,我可不打算走你的老路,沈家出了一个沈言书的就够了,我可不想再出第二个。”

  从沈家出来,冷风瑟瑟,沈嘉许想起了还搁在家里,许真真以前亲手织的围巾,这下终于可以用了。

  他开车,路过闹市,看到了有一个老年人在卖烤番薯,围了一圈的人,窗户开了一条,便有香气飘进来。

  他看着有不少年轻女人买,便也顺到买了一些,想着,许真真也许会喜欢。

  许真真工作认真,态度诚恳,就算是偶尔公司的事情忙,要加班,也没有怨言。在新招的员工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既然是能干的员工,公司自然想要提拔。

  领导找了许真真谈话,让她也去参加公司的培训课程,以后对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许真真也想趁着自己年轻的时候,往上爬一点,虽说沈嘉许的钱够她花几辈子了都用不完,但是,她并不想完全的去依赖沈嘉许。

  她曾经感受过,过分的依赖一个人,每天只能等着他回来的焦急心情。

  虽说沈嘉许的心在她这里,她也用不着怀疑什么,但女人是个爱想的生物,要是成天闷在房子里,总会想一些七八糟的事情。

  时间长了,就连自己也会嫌弃自己。

  但是,要是有自己的工作,就不一样了,她白天工作,到家的时候,沈嘉许差不多也到了,没有时间去想。

  她正想早点到家,跟沈嘉许说这个好消息,今晚就不做饭了,出去吃一顿,却没有想到,还没收拾好东西,沈嘉许就来了电话,说是要她等会,他马上就来接她。

  许真真想着也好,有专车,总比自己去挤地铁,公的舒服。

  许真真坐在位置上,玩玩游戏,顺便等沈嘉许。

  公司的不少男同胞,都对这位新来的女同事颇有好感,许真真平时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细细的,再加上漂亮的脸蛋,秒杀了一大群的女人。

  谁都不傻,都想表现。

  尤其是在单位里还有点资历的单身汉,早就对许真真有意思了,只是许真真平时一到点就打卡下班,走的急的,也没有时间说话。

  “许真真,正好,我也事情做完了,现在不好打车,我送你一路吧。”赵科是公司的主管,年纪轻轻的,已经接手了好几个大项目。

  听说,他这般资历的,无论去哪个公司都是抢手货。

  许真真佩服赵科的,毕竟他的工作能力极强,再难的工作到他的手上,都会变得简单。

  但沈嘉许是个小心眼的人,要是她没等他,而是坐了其他男人的车子,还不知道要生出什么事端。

  许真真笑着拒绝“不用了,有人来接我。”

  “是男朋友吗?”赵科心里有点失落,他好不容易对一个女生心动,这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许真真刚想解释,沈嘉许就进来了。

  他自然是看到一个很大的苍蝇,围绕着自家的小女友转。

  “真真。”不轻不重的声音,许真真抬起了头,单位里面还有不少没走的同事。

  单位的同事刚才还在想着赵科能否邀请到许真真,却没有想到居然等来了人家的正牌男友,还是超帅多金的那种。

  做会计行业的,收入不算低,小资生活绰绰有余。

  沈嘉许这一身的行头,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非富即贵,别说是一个赵科,就连他们公司的老总也比不上。

  “你来了。”许真真起身,自然是看出了沈嘉许深究的眼神。

  沈嘉许什么都好,但是唯独在感情这里,占有极强,还是没有理由会瞎吃醋的那种。

  “赵科,我男朋友来了,就先走了。”许真真说出了令沈嘉许满意的答案。

  只是,显然另一个称呼会更为的好听。

  挽着沈嘉许的胳膊,许真真进了电梯。

  沈嘉许的车子就停在楼下,上了车,里面的温度很暖。许真真把包放好,解开了脖子上的围巾,沈嘉许递了一个塑料袋过来,里面放着两个番薯,应该刚买不久,还冒着热气。

  “你怎么会买这个?”天冷的时候,许真真喜欢吃这个,又能当零食,还能捂手。

  只是,这东西一般在学校附近卖的多,单位附近不给摆摊子。

  上学那会,下了晚自习,许真真没少和舍友偷溜出去买考番薯。

  “看到了,觉得你会喜欢,就买了,还好吃吗?”沈嘉许微笑,见着许真真吃的高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好吃,你要不要也来试一口。”许真真递过去了另一个还没吃的。沈嘉许却不想要,反倒是凑过来,对着许真真正在吃的番薯,张口就是咬了一口。

  “你吃过的,都好吃。”沈嘉许微眯着眼睛,笑。

  许真真无语了,这个人分明就是不要脸。

  许真真闷头吃着,沈嘉许摩挲着指腹,突然问“真真,找个好日子,请个假。”

  “有事?”许真真想着是不是沈嘉许要带她出去旅游,还是参加聚会之类的。

  如果是正当的理由,请假也不是不可以。

  她之前一段时间加班,和领导说说,调休一下也没有问题。

  “嗯,有事,非常重要的事情。”沈嘉许语气认真,眼眸沉沉。

  这段时间被沈家的事情刺到了,许真真怕是什么大事情“需要几天,如果时间长的话,我得提前打申请报告。”

  沈嘉许弯凑到许真真的身侧。

  黏腻的呼吸,刺的耳边的,许真真只听到沈嘉许在她的耳边温柔说道“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只是空出个领结婚证的时间就好了。”

  望着许真真惊讶的模样,沈嘉许也不给许真真拒绝的机会,双手撑在座椅上,把许真真锢在自己的臂弯里,对准那张嫣红的嘴就印了上去。

  他喜欢了快要四年的人,已经不想再等待了。

  婚礼的布置可以以后再商量。

  但许真真这个人,这辈子只能属于他的。

  ······

  没多久。

  许真真就拿到了结婚证。

  这也就算了,望着结婚证照片上笑得妖的男人,许真真总有种一辈子被算计了的感觉。

  但是想要后悔,估计这辈子也不可能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写完了,番外过几天写。

  不打算写长文,秋后的大多数20w加的,所以追文的小天使们不要太急奥!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秋后的新文,番外的话,会写后面的故事,小甜蜜!

  新文的男主,是偏执霸道类男主,半校园半都市,喜欢的一定要追!
上一章   就想把你宠在心尖上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博士看过来丝丝入骨吻你千万遍服不服为你千万遍席先生是宠妻捉住你啦现在立刻,逮在影帝家做保老婆你最大
就想把你宠在心尖上第七十章免费下载,就想把你宠在心尖上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就想把你宠在心尖上》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