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为你打开时间的门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综合其它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作者:皎皎 书号:49654  时间:2020-1-8  字数:12579 
上一章   第十六章|有你就足够    下一章 ( → )
  八月初时,外婆的病情有了显著好转,各项身体机能也慢慢恢复,陈医生诊断后认为,外婆的肾脏功能可以完全恢复。被胡蜂蜇伤后的治疗情况,恢复时间不等,通常在一两个月,甚至三个月。她感慨地说,外婆到底是干了一辈子农活的人,身体素质不错,耗时四十天就可以恢复,已经算是很快了。

  另一件好事,几天后唐宓收到了大学通知书——通知书送达了唐家村,是由村支书专程送到宣州的。她拿着通知书给外婆看,外婆爱不释手,久病的脸上浮现艰难的笑容。她知道自己疾病即将痊愈的时候,都没有笑过,这还是第一次这样高兴。

  病房里没有秘密,几个小时后半层楼的人都知道了613病房出了个京大学生。一时间外婆病前访客如云——询问学习经验的,纯粹看热闹的,大部分人参观完毕,都会对外婆说“您这孙女真好啊”外婆不是那种被人吹捧就晕头的老人家——毕竟,唐宓也不是她养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但孙女被人赞美总是值得喜悦的事情,外婆也很难得地微笑了一下午,心情是入院以来最好的一天。

  通知书到达的当天,严晓冬给她打了电话。这一个多月来,她和以前的同学没有任何联系。她清楚自己友关系,关系不好的同学不会联系她,关系好点儿的同学知道她的家境,任何活动都不会叫她,毕竟同学聚会都要花钱,而她根本没钱人也不在宣州。

  严晓冬在电话那头问她开学时间,得到了两所学校开学时间一致后,她说:“我们起坐火车去燕京吧!把你的身份证号给我,我来订票。”

  唐宓心头一热:“这太好了,谢谢你。”

  严晓冬历来体察人心,但唐宓没想到她连这件事都替她想到了。

  “别客气。”严晓冬向她通报喜讯“你看了前两天的新闻吧?叶一超再次得到了奥教金牌。”

  “啊?是吗?”

  严晓冬感慨吃惊兼而有之:“你真是山中不知月啊。他应该明天就要回国了,你记得到时候恭喜他呀。”

  “好的。”

  如果仅仅是不知山中月就好了,她这段时间太忙,脑子里除了各种医学名词再也没剩下其他任何事情,因此完全忘记了叶一超参加比赛的事情——比赛的确是前几天举行的。

  她的确准备等叶一超回国后就发信息恭喜他——但没想到的是,反倒是叶一超先给她打了电话来,告诉他自己回国了。

  他得奖是意料中的事,唐宓拿着手机走到医院走廊上,连声说“恭喜”饶是叶一超素来淡定,对名誉置之度外,也笑了起来:“谢谢你的恭喜。”

  叶一超又问她家在哪里。

  唐宓没搞清楚他的意图,因此有点儿吃惊。

  叶一超的笑意透过话筒传来,十分清晰。

  “我从欧洲给你带了礼物回来,想给你送过来。”

  她完全没想到叶一超会给她带礼物,连连道谢:“礼物就不用了,谢谢你了。”

  “其实我本来也没想到的。离开慕尼黑的时候,我们去路上逛了逛,其他几位队友都给朋友带了礼物,我觉得我也应该送你礼物······”叶一超说“不说这些了,你家在哪里?我记得你家是在嘉台县的一个镇子上?我妈妈说可以开车送我过来找你。”

  唐宓这次的吃惊程度比之前更甚:“不不不,不能麻烦你。”

  “不麻烦,特地给你买的。”

  唐宓说:“你最近应该很忙的,不用了啊。”

  “给你送礼物的时间总是有的。”

  叶一超要送礼物给她的心情是如此坚决,以至于唐宓多次劝阻也无效,他坚持着说要送礼物去她家,眼看着也瞒不下,她只好说出了实情。

  唐宓没想到叶一超来得这么快,她甚至疑心他是不是放下电话就打车过来了。宣州怎么也是座大城市,从城东到城西也够远的,他只花了半个小时。

  她当时正陪外婆在医院里散步归来,看到叶一超已经在病房里左顾右盼了,呆了一下后方上去。

  近半年时间不见,叶一超似乎没什么改变,只剪了一下头发。他的头发本来有点儿自然鬈,剪短之后,似乎鬈得更厉害了,看上去也更精神。

  “给你的礼物。”叶一超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又看着唐宓身边的老人“这位是你外婆?”

  外婆疑惑地看着叶一超。

  唐宓连忙介绍:“外婆,这是我同学,叶一超,我之前跟你说过的。”

  外婆看着面前拔的男孩子:“你就是唐宓的同学啊,很聪明的那个······”

  外婆说话很慢,叶一超毫不介意,直接坐到沿,握住外婆的手笑起来:“外婆,唐宓说过我很聪明啊?”

  “是啊,她常常夸你聪明。”外婆身体恢复之后,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她太夸张了。”叶一超认真地说“我觉得唐宓更聪明一些,她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

  叶一超如此稔的态度让唐宓有点儿不适——她怎么以前没发现叶一超是如此嘴甜如此讨老人家的心呢?以至于外婆也出了微笑:“有劳你来看我啦,好孩子。”

  叶一超笑着说:“没关系的,我和唐宓是好朋友。”

  外婆很欣慰:“朋友多了好啊。”

  “外婆您身体好了点儿没有?”

  唐宓说。医生说再住院一两周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了。”

  闲聊之后,叶一超回过头看着她,指了指自己带来的礼物,笑着说:“你打开品尝看看。”

  唐宓打开纸袋,取出只精致的褐色方盒,方盒上都是英文单词,她被这些语言晕了双眼。

  “这是······”

  叶一超说:“巧克力。导游说,这种巧克力是世界第一好吃的,非常甜美,女生没有不喜欢的。”

  其实她这一辈子也没吃过巧克力,自然也不知道那是否甜美。

  “给你爸爸妈妈吃吧。”

  “我给他们带了礼物啊。”叶一超笑眯眯地瞧着她“这一盒专门给你的。”

  “可是——”

  “不要推三阻四。”叶一超木着脸,不高兴得非常明显“我第一次给你送礼物你都不要?”

  外婆也说了:“阿宓啊,你收着吧。”

  现在再拒绝也显得不近人情,唐宓百感集:“谢谢。”

  “不客气啊,你打开尝尝看。”

  “啊,现在?”

  “是啊!”这巧克力大概很贵——光是这复杂的包装就很值钱了。在叶一超目光的威之下,她不得不拆开有着烦琐包装的巧克力盒子,移开盒盖之后,出犹如列兵般整齐排列的黑色心形巧克力。唐宓小心翼翼地取出二块,慢慢放到嘴里。

  确实可口,入口即化,含在舌下,微甜,微酸。

  “怎么样?”叶一超凑到她面前,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啊,果然喜欢啊!真是太好了。哈哈,我没买错!”叶一超出了大大的笑容,献宝一样端着巧克力盒子送到外婆面前“你也尝尝。”

  外婆很震惊:“哎哎,这是你们年轻人吃的东西,我怎么能吃。”

  叶一起闻言而笑:“谁说的,您就很年轻,尝尝看嘛。”

  叶一超有着天才的头脑兼之长得俊朗,笑起来时宛如阳光,只要他愿意,是可以非常讨人喜欢的,因此,哪怕是顽固的外婆也觉得不能辜负人家的好意,用拇指和食指捻起一块,犹犹豫豫吃了一点儿。

  这也是外婆这辈子第一次吃这么时髦的巧克力,她咀嚼了几下,才慢慢说:“这味道好像有点怪······”

  “可他们说女孩子喜欢的巧克力都是这样啊。”叶一超有些遗憾“不过大概是不符合您的口味吧,我妈也说不太好吃。”

  外婆笑了:“好吃的,就是太甜了。”

  叶一超陪着外婆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陈医生前来查房。

  检查结束之后,陈医生却没像往日一样离开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叶一超身上,她盯着他看了几眼后,有些犹豫地问:“你是不是叶一超?参加数学奥数的那个?”

  叶一超心思根本不在回答问题上,随口说:“哦,是我。”

  陈医生惊喜道:“我还怕认错了呢,我女儿可崇拜你了。”

  叶一超对这个话题兴趣不大,随便“哦”了一声。

  陈医生有点儿尴尬,唐宓赶紧补救:“陈医生的女儿也是宣中的。”

  “你比报纸上看着要高一些。我女儿天天跟我说叶一超怎么样怎么样······”陈医生笑眯眯地瞧他一眼,又看向唐宓“你和唐宓是同学?”

  叶一超点了点头:“对啊,我听说她外婆生病了,来医院看看。”

  陈医生也难得有些八卦,左看看右看看:“你们关系很好?”

  “是啊。”叶一超承认得很爽快。

  陈医生感慨得不得了:“你们都很优秀,要我女儿有你们的一半就好了。”

  大抵世界上的妈妈都是喜欢“别人家的孩子”的,就连如此睿智知的陈医生都不例外。

  “不过接下来我没办法常常来看你了。”陈医生走后叶一超很遗憾地说“我要去学车,得在上大学之前把驾照拿到。”

  据严晓冬的说法,的确是有不少同学在高考之后准备考驾照,连严晓冬都在学。

  世界上任何考试对叶一超来说大概都是浮云一般,但唐宓还是说:“你好好考。”

  叶一超笑起来:“等我拿到了驾照之后,开车带你出去玩。”

  唐宓很领情地笑了。

  “那,你先考到证再说吧。”

  叶一超虽然是这么说,但他两三天后又来了一趟医院——这次不是他一个人,他妈妈居然也一起跟着来病房探病。叶一超的妈妈姓吴,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负责人,温婉大方,打扮干练,一看就是事业成功的女强人形象。

  他们来的时间是晚饭之后,恰逢唐卫东也在病房里。唐宓固然震惊,但也勉强维持了镇定,做了介绍。介绍之后,两个成年人以成人的礼节握了握手。

  吴阿姨把水果篮放到头柜上,微笑着解释了缘由:“前阵子,一超就告诉我唐宓外婆生了病,我应该早点儿来,但工作太忙,拖到现在,真是很抱歉。”

  庸宓连连道歉:“太麻烦您了。”

  “没关系啊。”叶一超说“开车就过来了。”

  “可是······”唐宓悄声说“你妈妈为什么要来啊?”

  “我妈说,应该来一下,就跟着我过来了。”

  而那边吴阿姨正在问外婆:“您好点儿了没?”

  “唉······我老了不中用,还要你来医院里看我。”

  吴阿姨笑容十分亲切:“您客气什么?小超和唐宓是同学,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来看看您的。其实他爸爸也想来,但是工作太忙实在走不开。”

  唐卫东看了看唐宓,什么表情都没出来,只客气道:“多谢你费心。”

  吴阿姨善于言谈,在病房里仅仅待了几分钟,就让整个病房的气氛热烈起来。她询问了一下外婆病情的进展情况,又说了自己认识的某位朋友也得了类似的病但是恢复情况非常良好,又在外婆面前大肆夸奖了唐宓一番,听得外婆忍不住笑起来。就算是始终表情不多的唐卫东,也在吴阿姨说到:“小唐非常客气,当时要请她吃饭都不肯”时,也微微侧过脸颊,看了外甥女一眼。

  唐宓却有些呆,吴阿姨夸奖她时用的溢美之词,她这辈子都没听过。

  她又跟唐宓说:“小唐,你知道小超他平时呆呆的,你和小超一起上大学后,麻烦你在学校里多看着他。”

  “啊?”

  唐宓尚在发愣,外婆已经笑着点头:“客气啦,就应该互相照应的,大家都是同学啊。”

  “可不是嘛。”吴阿姨又问唐宓“你收到通知书了没有?”

  “收到了。”

  吴阿姨说:“唐宓,我们到时候也要送小超去学校。你告诉我你的身份证号我帮你订票,开学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去燕京怎么样?”

  “阿姨,不麻烦你们了,我和其他同学约好了一起走的。”唐宓连连摇头。

  叶一超眉梢微微一,看她:“谁啊?”

  “严晓冬。”

  叶一超抿了抿嘴,没再说话。

  吴阿姨拍了拍儿子,笑起来:“这样的话,那到时候在京大见吧。”

  送走了叶家母子后,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外婆也有些疲劳,舅甥两人对视一眼,走到走廊上。

  唐卫东说:“我都差点儿忘记开学的事情了······你的票订好了?”

  “是的,晓冬做事很稳妥。”

  唐卫东点了点头。订票是小事,他知道唐宓有一句是一句,没在这问题上多做纠,转而说起别的事。

  “叶一超这个男生很不错。”

  “我也不知道他会带着他妈妈过来。”过了一会儿,唐宓才说。

  “不奇怪,叶一超的妈妈很会做人,听说你外婆病了,不来才奇怪。”唐卫东颔首“他们肯来探病也是好事,至少说明他们一家人都喜欢你。”

  唐宓随便“嗯”了一声,可转念一想,舅舅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

  她不由得愕然:“舅舅,不是这样!”

  “不是什么?”

  “我和叶一超只是同学。”

  她忍不住强调了“只是”两个字。

  “不要急。”唐卫东眉目不动“我也没说过你们有什么,我只是为你指出一种可能。”

  可能?没什么可能。舅舅和其他人一样想当然。唐宓一声不吭。

  唐卫东自然明白这个外甥女到底是多倔强的,只看她抿起的嘴就知道她现在的心情——他也没这个立场去管教她,只能这样提点一二。

  唐卫东转移了话题:“那套房子已经卖掉了,我和买家谈了,直到本月之前,我们都还可以住在那里。”

  唐宓怔住了:“舅舅,那之后,你怎么办?”

  他正在打离婚官司,金钱都不由自己做主,并且名下就那么一套房子,如果卖掉,又去哪里?

  “不用担心我。反而是你,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的习题,我来解决,你不用担心。”

  “钱的事不要紧。招生办老师都跟我说过了,我可以拿到新生奖学金,以后还可以申请学费减免等。”

  唐卫东看着她好一会儿没说话,仿佛看到了姐姐当年的模样,心中感慨万千。

  “我不是好舅舅,这些年也没能照顾你们祖孙······”

  “舅舅,我不觉得这些年过得不好。”

  她眼神清澈,说话发自肺腑。

  “但大学不一样。”唐卫东在原地踱了两步“唐宓,你要知道,大学生和高中那种拿着奖学金就可以生活的情况不一样。你需要电脑、手机,你念的是经管学院的金融系,这个专业不能和社会节,你甚至要走在时代前面。学习能力固然重要,更需要相当程度的社能力,而社需要花钱。”

  唐宓轻轻“啊”了一声,彻底语。她完全没想到那么多。

  “这事儿不谈了,你上了大学自然会明白我的话。”唐卫东摆了摆手,说“这一个多月你在医院照顾外婆是辛苦了,但还有一件事要你做。”

  “什么?”

  “你外婆下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唐卫东说“但说实话,我也不放心她再回家务农。早些年她身体还好,现在看来,这么病一场,以后如何也难说。”

  舅舅说得太正确了,她也是不放心外婆再回到乡下,并且为此纠结很久,但是又苦于没有解决办法。

  “我想让你外婆住到养老院去,这几天,你劝劝她。”

  她想过外婆和舅舅一起住——但是这可能不大,这段时间也已经看出,舅舅平时工作很忙,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出差,不可能照顾外婆,还不如让她住到养老院里,环境不错,有专人照顾,有人做饭洗衣服,还有人陪着说话,舅舅可以周末的时候去养老院探望。

  唐宓觉得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要外婆自己同意。

  “我明天开始要出差两天,知行会带你去几家养老院,你看看环境。”

  唐宓一怔:“李知行?”

  那天她把话说明白之后,李知行再也没有来过医院,她以为可以跟他撇清关系了,但看上去并非那么简单。

  唐卫东说:“他昨天跟我打了个电话,恰好也提起了这件事情。这孩子想得很周到。”

  “我不太想麻烦他。”

  “既然是他主动提起的,那谈不上麻烦。”

  唐卫东停了停“我没想到,他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养老院,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唐卫东说:“你们同学一场,他愿意帮你就让他帮。”

  “可是······”

  “我知道你不想欠他,也不想和李家人打交道。”唐卫东打断外甥女的话“但问题从来没这么简单。我和你舅妈闹离婚是一回事,你舅妈那边的家人又是一回事。你们大学还在同一所学校,总是要有往来,不要以偏概全。”

  正如舅舅所言,第二天李知行来医院找她,态度自然大方。唐宓和外婆正在庭院散步,外婆的身体一旦好起来就闲不下来,这两天正打算出院,被唐宓和医生劝住了,建议她再观察一周再说。李知行笑着和外婆打招呼聊天,十足优秀后辈的模样。他如此坦然——仿佛之前她没有对他说过那番“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的话一样。

  一段时间不见,外婆当然记得他,李知行也微笑着,跟外婆说不好意思,现在才来医院探病。

  “哎,这么热的天气,你还过来看我啊。”

  “外婆您看上去身体好些了?”

  “是啊,这周末应该可以出院了。”

  李知行打量着面前的老人。二个多月前在唐家村见到唐宓外婆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老人,因为太多的劳作而佝偻苍老,他今年七十五岁,看上去比起面前的老人还年轻一些。

  寒暄之后,他跟外婆说:“外婆,明朗也托我问您的身体情况。”

  这件事情舅舅也跟唐宓说过,说中考放榜之后,他就被姑姑送去国外学英语了,大约开学之前才回来。

  “叫他别惦记我,好好读书才是正理。”

  “是啊。”李知行笑着瞧了唐宓一眼“他跟我说,要学习表姐,认真读书了。”

  外婆轻轻叹息着:“有想法虽然好,但读书这种事情啊,‘说’和‘做’是两码事啊。”

  李知行微微诧异,忍不住多看了一下面前的老人。虽然她做了一辈子农民半生穷苦,但她到底是培养了唐卫东和唐宓的人,就算她读书不多,但并不能说她缺乏见识,在某些事情上她的通透程度也并非年轻人可以比的。

  外婆身体恢复了七八成,早已经不需要唐宓整守在病边,她借口有事,和李知行离开了医院。正是盛夏季节,气候炎热,李知行带着她打车,理由也很充分,坐公车的话,一来一回起码要两个多小时,打车的话会快得多。

  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唐宓侧目看着李知行,微微蹙起了眉头。

  “在想我为什么又来了?”

  李知行侧过头,微笑着看她。

  唐宓想了想:“对。”

  李知行开口:“说了你可能不太高兴······我同情你。”

  唐宓点了点头。

  李知行觉得有趣:“你没生气?”

  她摇头:“不会的。”

  唐宓很清楚,自己的出身和境遇对李知行来说,大约是个不小的刺,于是总想着帮助她——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看到穷人的遭遇会给予同情,并且会出手相助,虽然这份帮助里总带着一点高高在上的意味,但帮助就是帮助,无论如何都要心存感激。

  出租车穿过宣州城区来到城郊,这里绿化非常好,路边榕树参天,出租车在一处漂亮的院落前停下,有很大的花园和一片荷花池,院落大门敞开,在门口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三两两的银发老年人在院子里散步玩牌。

  李知行带着她穿过庭院走到宿舍楼,他事先已经联系过,专门的接待人员等在那里。

  接待人员带着他们参观了整个养老院——这的确是市内最好的老年公寓,无论是设备还是医护人员都是一的,除此外影音室、棋牌室、运动室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个长20米的小游泳池。

  李知行和接待人员点头致谢,说:“多谢了。我们再商量一下。”

  这一程唐宓基本上没开口说话,都是他在询问细节,听的细节越多,她就越来越心事重重。如果说之前唐宓觉得送外婆去养老院是个好主意,现在她已经不这么想了。

  李知行看着她:“怎么?觉得条件不好?”

  唐宓摇了摇头:“不,不是不好,是太好了。”

  “钱的问题?姑父说他会出钱的。”

  “不是钱的问题,我只是在想,这里环境虽然好,但是太高雅了。”唐宓指了指棋牌室“我外婆不大认字,而且棋牌也不会,一辈子也没看过什么电视剧,她和其他老人不会有很多共同语言,我担心她无法适应这里。”

  “不试试怎么知道?”

  “没办法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改习惯。”唐宓说“外婆又是很倔强的人。”

  “和你倒是一样,你也很倔。”李知行说了这句“不过,人有点儿倔强不是坏事。”

  “有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

  “我想问下,舅舅和舅妈离婚的事情。”

  李知行看着她。

  “你知道多少?”

  唐宓想了想:“我问过舅舅,他只说有律师在办。”

  “我知道的情况是,”李知行说“双方都想要唐明朗,但这只是个借口。总之,姑姑不愿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唐宓叹了口气:“明朗一定不好受吧。”

  “其实不是,他跟我说,早期望他们离婚,天天吵架还不如早点儿离婚。”

  “那他跟谁?”

  “他希望跟着姑父,但姑姑不肯,所以前阵子送他去国外一阵子。”

  唐宓哑然。舅妈为人苛刻,以唐明朗的活泼程度,只怕在舅妈手下也是日子难熬得很。

  李知行说:“走吧。”

  接下来的时间,唐宓都在思考如何劝服外婆去养老院,当天晚上,她稍微跟外婆提了下去养老院的事,外婆就变了脸色。

  “我又不老,可不要别人服侍!”

  唐宓轻言细语地解释去养老院的种种好处,又说这样自己才会放心。外婆坚持不肯去,一定要回唐家村。

  她说:“我这次被胡蜂蜇伤,是运气不好,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以后不会了。是你听我的话还是我听你的话?”

  “我听你的,但是确实没人照顾你啊······”

  外婆说:“我这大半辈子是怎么过的?你才在我身边几年!”

  唐宓都快哭了。

  “外婆,你为什么不答应啊?”

  外婆拍着她的手,慢慢说:“阿宓,你不懂啊,唐家村是我的啊!你外公还埋在那里,你妈如也埋在那里,我怎么能离开自己的去外头啊,我不在唐家村,他们回家都没照应呢。树上的叶子离开了,是会死的。如果让我离开唐家村,是死我······”

  唐宓红了眼眶。那晚上,她偷偷给舅舅打了电话。

  “我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了。”唐卫东在电话那头叹气“那就听你外婆的吧。”

  出院的当天舅舅也出差归来,开车送祖孙俩回唐家村。外婆在医院住了快两个月,行李比来的时候还是多了一些,别人送的礼物不少,收拾起来也要费些事。

  舅舅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唐明朗。明朗刚刚从国外游学回来,看上去要稳重多了,拉着的手问她好了没。

  外婆看到明朗非常高兴,连连说自己没事啦,让他别担心。

  除了明朗外,李知行也来了。他跟唐宓说知道她要回唐家村,所以来送送她,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唐宓说:“这段时间谢谢你。”

  李知行不以为意,说:“唐宓,京大经管学院金融系对英语非常重视,还有半个月开学,你好好准备一下,多看看英语。”

  她没想到李知行还会提醒她这事,一怔之后点头。

  “好。我明白,谢谢你。”

  “还有······”

  “什么?”

  “现在说了只怕也没用。”李知行截住话端,对她微笑颔首“等上了大学再跟你说吧。”

  两人一边收着东西一边交谈,明朗倒是在病那头叫起来:“表姐,柜子里有盒DOMORI图巧克力呢。”

  明朗把巧克力盒子递到唐宓手里,李知行瞥到了包装,眼角猛然一跳:“谁送的?也是姑父的朋友?”

  唐宓一愣,往书包里巧克力的动作也慢了一拍:“啊······不是······”

  “那是谁?”

  “嗯······是叶一超。”

  “他比赛结束后,从国外给你带回来的礼物?”看到唐宓点头,李知行微微蹙眉“他不是八月初才回国?”

  “是那时候来过几次。”唐宓说。

  “我一次都没看到过他。”

  “这段时间他在考驾照,也没怎么来,所以你们没碰面。”

  李知行说:“他迟早要去美国,早点儿学车也应该的。”

  “嗯······”

  “书包给我。”李知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我和明朗拿下去,你先去跟陈医生道个谢,就下楼。”

  时隔近两个月后,唐宓和外婆再次回到了唐家村。

  因为之前已经通知了二婶,二婶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村里人帮着外婆收割了稻谷,

  ——————

  ④意大利顶级巧克力品牌多莫瑞。

  ——————

  谷仓;大部分的鸭子已经被卖掉了,只剩下三四十只,和二婶家的一起养着。

  后卫东和唐宓两人,分别带着礼物拜访村人。这大约是唐卫东近十年来第二次回乡,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唐大伯拉着唐卫东的手说。“卫东啊,这次你妈能治好,是要谢谢你啊。你妈不容易,记得常回来看看,也别跟你妈置气。”

  唐卫东说:“大伯,我知道。”

  然而唐卫东事情也真的太多,一路上电话都响个不停,匆匆在二婶家吃了午饭之后,也不得不离开了。

  唐宓把他和唐明朗送到村外,唐明朗摇下车窗看着她,对她挥手:“表姐,我们走啦。”

  “嗯,慢走。”

  车子驶出唐宓的视野,她小心翼翼踩着田埂,慢慢地朝家里走去。

  窗边风景一掠而过,唐明朗问:“爸爸,你就这么把和表姐留在这里?”

  唐卫东开着车,看了儿子一眼:“你有什么主意?”

  唐明朗嘟嘟囔囔:“也没什么,就觉得伤感的。”

  唐卫东疲惫地说:“你那个人,永远不肯离开唐家村的。当年我就说过让她搬到城里,她不肯的。”

  唐明朗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爸,你别和妈妈打官司了,我打算跟着妈妈。”

  唐卫东眼睛陡然睁大。

  “你怎么回事?跟着我不好?”

  “爸,你听说我,我只是名义上判给妈妈而已。我高中阶段也要住校的,而且妈妈工作也忙,据说她以后的工作重心要放回燕京去,所以只要学校放了周末我就来你这里。”唐明朗说“不影响我们父子关系的。”

  唐卫东嚼着儿子的话,沉着脸问:“这番话,是谁教你说的?”

  唐明朗“啊”了一声:“爸······你怎么知道?”

  知子莫若父,哪怕是穷尽唐明朗所有的脑细胞,他都想不出来这番通情达理的话。

  “是你外公外婆?”

  “不是······”

  那是谁?”

  “是表哥说的······”

  唐卫东表情微沉:“李知行?”

  “嗯,还有泽文表哥······他们说,妈妈要强,更好面子,和你又吵了这么多年,是绝对不肯把抚养权让给你的。你们离婚的事情现在只在协调阶段,如果闹到法庭上去,对谁都不好听。更重要的是你们工作都很忙,何必让大家两败俱伤呢?法律上我是跟着妈妈,但也是你的儿子,一样姓唐,以后我也会跟着你住,没必要争这么点儿名义上的事情。而且······我很快就十八岁了,到时候也不存在抚养权的问题,没必要争这个面子。”

  唐明朗声音小了几分:“爸爸,我始终更愿意跟着你的。”

  唐卫东目沉思之:“你表哥还说了什么?”

  “表哥说,如果你想快速离婚,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唐明朗小声说:“我觉得表哥说得很有道理······我也应该负担起一些责任了。”

  唐卫东表情黯然:“小朗,爸爸对不起你。”

  他觉得自己的一辈子都是在“对不起”中度过,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辜负了。

  唐明朗轻轻摇头:“也没有······看到表姐之后,觉得我还是很幸福的。”

  唐卫东苦笑一声:”这话也是你表哥说的?”

  “嗯······”唐明朗小声说“爸爸,我知道,我没表哥表姐能干······他们一个个都么优秀。”

  “不要紧,你已经很优秀了,没必要学你的表哥表姐。”唐卫东说。

  ”真的?”

  善卫东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是真的。做你自己就足够了。”
上一章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下一章 ( → )
封先生的宠爱就想和你在一周一见我的一半是你临南谁都不能碰我容我为你痴迷败给喜欢余生请别瞎指青梅嫁到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第十六章|有你就足够免费下载,为你打开时间的门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为你打开时间的门》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