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女儿媚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热门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女儿媚  作者:天堂圣客 书号:47220  时间:2018-11-3  字数:4478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长山公园是这座城市特别亮丽的一道风景,公园不大,但靠山靠水,特别幽静,是学生们写生的最佳地方。

  从长山公园出来,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河堤上一闪而过,正在迟疑间,就看到婷婷悄悄地跟了上去。

  河堤的上游是长山,长山不高,坡势陡缓,绵延着青松翠竹,山上奇石怪状,人造景观也颇多。上了一道坡,就看见那人隐入了一条山涧。

  悄悄地躲在后面,才看清确是方舒。方舒穿着时尚的风衣,显得飘逸多姿,一头短发让她年轻了不少,尤其是善于化妆的她总是把自己打扮得比实际年龄小了很多,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风韵的少妇。

  她站在山涧深处,拿出手机拨听着,跟着就听到娇嗲的声音。

  “在公园北端,嗯。”放下电话,掂起脚尖,一副喜悦期待的样子。

  婷婷跟我招了招手,两人一前一后躲在岩石的背后。

  “你婆婆有情人了?”我小声地说着,方舒那种神情,不由不让人怀疑。

  “嘘…”婷婷做了一个声的动作,不大一会儿,就看见一个人从远处走来。方舒赶忙上去。

  那人看到方舒,快步地走进山涧里,步出了我们的视线。

  “婷婷,我们走吧。”不想介入别人的隐私,何况自己就有隐私,又管得了别人什么。婷婷摆了摆手,掂起脚尖,慢慢地靠近。

  俯身在山涧的上面,猛然发现那人竟是子键。

  “妈,你怎么来了?”子键关切地看着方舒。

  “我怎么就不能来?”方舒生气地,眼里是疼爱。

  “嗨!这个地方…”子键看了看四周“我们在执行任务。”

  “我没防碍你执行任务。”方舒不依不饶地“子键,你瘦了。”她说着,纤纤的玉手抚摸着子键的脸。

  子键赶忙用手拿住“妈…”方舒原本高兴的脸色一下子阴暗起来“妈来看看你都不行?”子键叹了一口气“我没说不行,可这几天任务紧,局里限期破案,大伙都在蹲点搜捕。”

  “我知道。”方舒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就是…就是想看看你。”

  “我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子键声音一下子变得温柔了,他看母亲的眼神也和刚才不一样了。

  “你这么没死没活地在外面,妈受不了。”方舒似乎要哭出来。

  两个人静静地站着,方舒轻轻地泣起来。

  “舒,你别这样!”惊讶地听着子键称呼着他的母亲,婷婷看了我一愣。

  方舒一下子笑起来“健,你终于肯这样叫我了。”子键紧张地看着周围,确认了没有其他的人之后,伸手在方舒的脸上擦着泪花。方舒幸福的抓住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磨蹭着。

  “健,你还认我吗?”她的眼神里发出那种只有情人间才有的光芒。

  “妈…我是你儿子,哪能不认你。”子键又恢复了称呼,让我听起来仿佛是错觉。

  “不…”方舒脸红一红,作出扭捏的姿态“叫我舒。”子键嘴动了动,终于又叫了声“舒…这里很危险,万一歹徒…”还没等他说完,方舒冲动地攥住了他的手“妈就怕你危险,妈就想和你一起…”子键这一次温柔地,用手擦着方舒粉红的香腮“不许你胡说!”两人的目光织在一起,彼此传递着柔情意,刹那间,世界仿佛凝滞了。

  “健,只要和你在一起,妈就是死了,也值得。”方舒喃喃地,象是在梦境。

  子键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妈,你还是快走吧。”他催促着她。

  方舒恋恋不舍地,举步又止,子键轻声地哄着她“听话。”方舒忽然果断地“抱抱我。”看着母亲脸的乞求,子键似乎不忍心,又似是早已期待,伸出双手,猛地将方舒的身子抱在怀里。“健,让妈妈和你一起死吧,省得撕心裂肺的。”子键推开她,无限深情地“不!”象是约定似地“等着我。”这时,远处有人影晃动,两人赶紧离开,方舒整理了一下衣服,沿着山涧悄悄地往回走。

  我拉了拉婷婷的衣服,两人互使了个眼色,看着方舒远处的背影,意味深长地对望着。

  “爸,我早就知道他们之间有暧昧。”

  “你吃醋了?”怕婷婷心理接受不下来,故意问。

  “我才不呢。”婷婷目光里闪烁着调皮“刚结婚那段,我总是觉得有愧于他,可现在我心里平衡了。”婷婷拽住了我的胳膊“他恋母,我恋父。”

  “傻丫头。”没想到是这个结局,不知道他们母子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他们不像是好过了。”凭经验和感觉,方舒和子键还没有上

  “但至少他们爱着。”婷婷心情舒畅地“老爸,你没看他们一副情意深深的样子,感天动地。”

  “馋了?”我逗着她。

  “才不呢。”看得出婷婷有着发自内心里的笑“我和老爸才是天生的一对。”扭着她的腮“不害臊!”婷婷使劲地拽着我的胳膊“就是嘛!”心里甜蜜的,只觉得这一趟公园没有白来。“那你不给老爸介绍了?”婷婷一愣,旋即明白了“美的你,再介绍就介绍你的女儿。”呵呵,心理甜蜜地想着,在婷婷心理终于有了我的位置。

  我没有告诉婷婷那晚我看到的情景,只是因为我心里存着一份善良,毕竟自己有着那样的经历,就期望天下正在经历着和受着煎熬的人们都能得到幸福。

  爱虽然美好,但也有沉甸甸的责任,更何况是自己的家人,不能因为一时的痛快,就毁了两人的血缘亲情。那种只追求的快乐,不敢承担责任的人,是体会不到亲人之间的血脉相连。

  只有真正爱了,才能品尝到建立在亲情之上融和快乐。一血脉,彼此相连;同同脉,骨相融,这才是爱的最高境界。

  这些天,家里的人都忙忙碌碌的,反倒显得我冷清。几次想上婷婷所在的大学走走,都没有去成,一个人蹲在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帮着收拾一下家务。

  薄家的文化气息很浓,所有的家具都显得古朴古香,看起来既典雅又大方。每个房间的摆设都适合自己的性格,不知不觉地走进子君的闺房,那里却是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女孩子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房间装扮得漂亮,看着梳妆台上有点凌乱,便随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这个孩子一向很随便,不太注重衣着打扮,倒是很注意保养身材,也许与她的爱好有关。

  梳妆台的抽屉半开着,随手替她关上的时候,却发现里面有一叠画,好奇地拿起来,却发现是子君的,以前只是听说子君曾给鸿宇做模,但只是言语层面上的,没有亲见。

  子君的身材确实好,上身和下身的比列显得匀称,两只房高耸拔,小腹上那个浅浅的圆圆的肚脐周正而好看,尤其是那丛象是修剪过的成倒三角向下延伸,遮盖了整个腿间,也许是画家故意而为,也许是子君故意摆了这个姿势,总之女人的隐秘就到那里为止。

  第二张却是一副坐姿,姿态优美而雅致,显得大方而稳重,长长的秀发披在前,随意地遮掩了两个头,下面有一行小字:请君雅正。看来是画家留下的。

  第三张青春气息扑面而来,看来是在野外写生的。子君舒展着身体,神态含羞凝颦,两只房向前倾着,由于两腿分开,有点张扬,大腿间的那处隐私清晰可见,连勾勾都勾勒出来。

  下面也是一行小字:鸿宇送君,显然是子君的父亲鸿宇所为。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君送鸿宇。里面隐含着的寓意很清楚,都是在传递着信息。

  刚看到这里,就听到门响了一声,跟着就是子君的声音。

  “鸿宇…我先去画室了。”快步走出来,却看到鸿宇牵着子君的手走向隔壁。

  “我去趟卫生间。”鸿宇放开她。

  子君娇俏地“坏东西!”

  “要收拾干净的,不然…”鸿宇看着子君。

  “才不呢。”子君掘了一下嘴,用他们父女之间的语言,说着摆了一下秀发“快点。”

  “知道了。”这个时候才是下午三点,应该都是上课的时间,他们回来做什么,听口气好象是要做画,难道子君都是这个时候给鸿宇做模特的。也对,毕竟是父女,不可能在学校里,沸沸扬扬的,肯定会有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鸿宇在卫生间里一会,又匆忙着刷牙,然后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就走了。

  心里觉着好奇,总是想发掘,可又不敢,坐在那里神不守舍,想起那晚听到子君要鸿宇做男朋友,又看到两人分开时,彼此的亲吻,就猜想着他们之间肯定有了故事,这样想着,终于坐不住,悄悄地去了隔壁。

  画室里又大又敞亮,静静的,一点动静也没有。慢慢地靠近过去,却发现都用窗纱挡住了,遗憾地看着,尽管心里跃跃试,但究竟没有办法。

  挡这么严实干什么,肯定有鬼,心有不甘地围着那里转了一圈,忽然在连着卧室的那扇窗户上看到了一丝希望,也许是疏忽,也许是来不及细察,窗纱的一角竟然卷起来,悄悄地靠过去。

  我看到的是怎样一幅景象,子君赤着身体站在那里,由于是侧身,只能看到侧面。鸿宇正在准备画笔,那支画笔又又软,看起来倒象一个道具,笔头一束软,沾了各种颜色。

  “鸿宇…”子君直接喊着父亲的名字“为什么忽然想起要彩绘?”鸿宇抬起头“最近他们都很热衷,尤其是广告商都喜欢以此招揽生意。”

  “他们是拿情当艺术,以女孩子的身体来亵渎。”鸿宇拿起笔靠近了“情和艺术只一步之遥,画家和模特都会演绎的。”

  “坏!”子君娇俏地“你们艺术家其实就是拿羊头卖狗,什么体艺术,其实就是想玩女孩子的身体。”

  “你可以这样想,但没有女孩子的献身,艺术家不可能画出那了鲜美灵的人体,别动。”他的笔已经在子君的脯上画起来。

  “上面画什么?”子君好奇地,但只能摆着姿势。

  “松鼠逐果。”鸿宇老练地几笔勾勒,一直活灵活现的松鼠蹦跳在子君雪白的酮体上,尤其那只前爪竟然搭在子君的房。

  “坏爸,是不是我的…就是只果子?”子君显然意识到父亲的灵感。

  鸿宇抬起头,赞赏地看着“君,你的奇思妙想已经接近乃父了。”

  “你心里有几虫,我还不知道。”子君巧笑着。

  鸿宇画好了松鼠,又沾了点墨,挥洒着几笔,一座岩石怪立嶙峋。

  “坏爸爸,是不是就还有松果了。”

  “松果已经有了轮廓。”他点着笔尖,按在子君的房上。

  “爸…”子君脸红红的,低声娇嗔“。”鸿宇轻佻地又磨了几下“这是艺术。”一只松果活灵活现,子君的头恰巧兀立在中央,像极了松果未开的前端。

  “你这样挑逗女孩子,谁还能守得住?”

  “所以说,不是艺术家是禽兽,而是艺术家是享受。”鸿宇站起来,仔细端详着“君,看看怎么样?”子君就站在镜子前,欣赏地“像,尤其那只松果。”

  “这要归功于你的…”子君就回过头来,眼深情地“鸿宇,下面你有了构思?”

  “当然!”鸿宇不加思索地“其实我早就想在你那里勾勒一副水势滔滔、涌的情景。”

  “为什么?”

  “女人是水做的,而水又首先从那里而起。”

  “坏爸爸,那里的水还不是因为男人而起。”

  “这就是我的立意,君,我们不约而同,来,”他扶了一下子君的身子。
上一章   女儿媚   下一章 ( → )
蜂蜜妖纪柳暗花明慾女大家庭最毒妇人心推拿黑慾天使男校中的女生十二岁的噩梦大隋皇帝大管家的抉择
女儿媚第八章免费下载,女儿媚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女儿媚》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