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荡寇志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历史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荡寇志  作者:俞万春 书号:39877  时间:2017-9-8  字数:7830 
上一章   第九十九回 礼拜寺放赈安民 正一村合兵御寇    下一章 ( → )
  却说宋江在黄河渡口被市人辱骂,吕方、郭盛、时迁、张魁四人皆大怒,一齐上前厮并,吴用忙招手叫住道:“我们渡河回家要紧,休要在这里生是惹非了。”众人只得依了吴用,渡过黄河,由定陶转回曹州。林冲等头领会着,喜出望外道:“兄长们游向何处,弟等在曹南山四路寻觅,杳无踪迹,真忧得苦也。”宋江将遇笋冠仙事一一说了,众人无不惊异。宋江因此断了渡黄河取宁陵之念,并曹南山屯兵之议,亦不敢举行。不董平、鲍旭、焦领本部人马都到。宋江命林冲将兵符付董平,一面修筑北门,收管钱粮,整顿人马,备御官兵。林冲领刘唐、杜迁并原来人马,回濮州去了。时迁仍归兖州。

  宋江、吴用领吕方、郭盛、戴宗、凌振、戴全、张魁一干人马,大队回归山寨,正出北门,只见一骑报马飞到,乃是清真山马元的差人,呈上文书一角。宋江、吴用一齐大惊,忙拆开看时,知是云天彪大兴马步全军,并会合归化、里仁、正一三庄回民,攻打清真山,十分危急,速求救援。宋江大怒道:“关胜、索超两兄弟被害,俺正要兴师报仇,他却先来拨我们,便活擒这厮们来祭旗。那班贼回子也要出头与俺作对,就一并扫除了他。”便与吴用重进曹城,商议兴兵救清真山之事。吴用道:“清真之役固然矣,但高俅那厮必定就到此间生事,虽董平兄弟对付得他,总费手脚…”说到此际,戴宗立起身道:“何不写封书去托那蔡京,教他在官家前阻挡师期,小弟星夜前去。”宋江道:“缓兵之计也可使得。”便修书一封,与戴宗,飞速往东京去了。

  这里宋江、吴用、吕方、郭盛、凌振、戴全、张魁七位头领,仍领本部二千人马,出北门向东进发。一面遣凌振回山寨,告知卢俊义,添兵助战。卢俊义便点杨志、李逵、徐宁、史进、陈达、龚旺、穆、薛永、张顺、阮小七,带领水陆兵马共一万二千。正启行,只见郝思文上前道:“此次宋大哥攻伐青州,为弟之故主报仇,小弟亦愿同去。”宣赞臂伤已愈,也踊跃愿往。卢俊义便命二人带一千人马,随同杨志等,沿途会宋江。大众同由汶河进发,无分昼夜。

  一,到了秦封山下,为时已及三更,顺风朗月,扬帆直进。吴用对宋江道:“前去不远,已是汶河埠头,青州地界。云天彪那厮致我至此,沿途必然设伏,须逐路探听。”说犹未了,忽听外面墓地一片喧嚷,前后百余号兵船,号叫之声,惊天动地。宋江急问何事,左右飞报道:“不知怎的,前后军船无端沉失三四十号,现在逐只还在那里沉下去,主帅速请上岸,须防坐船有失。”吴用忙叫道:“张顺、阮小七何在?速赴船底查看!”言未了,只见张顺、阮小七率领水军,早由河中跳起,捉得十余人,在岸上捆缚。

  原来张顺、阮小七沿路照应,当沉船之际,不待命下,早已一齐赶赴水中查阅。见有一班人分头跟着船底,用铁锥凿,且行且凿。当即拿住,送入宋江大船。吴用当查沉船数目,共沉失兵船十三号,兵丁被沉下水者,均各抢救上岸,幸无死亡。宋江将这班挖船底的人一一看到,问道:“你们何路贼人?擅敢挠大军。除你们十二人之外,有无余?你等是何名姓?从实说来!若有虚言,光刀立斩。”内中一人,面如圆镜,若黄沙,赤条条雪白身体,肚大腿小,厉声叫道:“我沂州蒙陰人也,为商数十载。我主人姓召名忻,家财有恒河沙数,广厦千间,良田万顷,行商坐贾,生业繁多。上年差人运货至濮州现城一带,路经郓城北乡,被你们这班狗强盗抢掠一空。我主人恨极了你们,不惜盘川,叫我等分头专寻你梁山的事,不分水岸,遇便下手。那怕你吃了我下去,还叫你受些古怪。你问我名姓,我姓申,小名儿是也。”宋江大怒,叫把十二人推出岸旁,一齐斩首。宋江又道:“不料蒙陰人如此可恶,今救清真山要紧,只好缓图。”便传沂水军补好沉船,加紧防护,依旧进发。只见李逵大嚷道:“何不就杀到蒙陰,砍翻了那班鸟男女,出口鸟气!”宋江喝道:“你又来胡乱了!军务大事,不许说。”众人扯李逵下去。

  次黎明,到了汶河埠头,大众上岸。吴用传令教探子分头探看,有无伏兵。行不数十里,只见清真山有人报来道:“云天彪无故全军撤退,并归化三庄乡兵,亦尽行退去,不留一人一骑。现在马头领四路探看,并无一个伏兵,不解其故,请令定夺。”吴用叫苦道:“云天彪如此牵制,我军为其所困矣。”宋江忙问其故,吴用道:“此事显而易见。他分明以攻打清真为名,我不得不来。我等锐师远来,利在速战。他却将军马退去,使我进无可图。我若退归,他又必攻清真山夹。”宋江道:“我们偏不退兵,直攻青州何如?”吴用道:“毒蛇螫手,壮士解腕。今我拚将清真山送与他,我等全师还归,安然无事,倒是上策。”宋江道:“是何言钦!我梁山替天行道,忠义为心,今岂可见难而逃,有乖大义?”吴用道:“兄长如不愿退,只得进兵。但此刻万无直攻青州之理,须防归化三庄前后夹攻,腹背受敌。且着人去探看三庄如何情形,再定计策。这里兵马且赴清真山住扎。”

  且说那归化庄与里仁庄、正一庄毗连,地名通叫做正一村。一村三庄,都是回部,各有壮乡勇一万五千多名。归化庄都团练便是哈兰生;里仁庄都团练哈芸生,乃是哈兰生的同胞兄弟;正一庄都团练沙志仁、冕以信。这三庄却都归哈兰生节制。那哈兰生祖上自唐时由西域徙居此地,世代巨富。兰生生时,房兰花香,因此取名为兰生。幼时便有些膂力。十二岁时曾到二龙山下真武院内玩耍,不觉在灵宫殿内睡,梦见灵宫将一只玉蟹赐他,却被同伴小儿摇撼唤醒。兰生只吃得玉蟹右螫,所以至今右臂气力独大,使一柄独足铜人,重七十五斤,右手运动如飞,左手却使不得。迩来梁山侵扰山东,四方无业居民乘势聚众,依山傍险,打劫村庄。这正一村山中,也有一伙强徒出没,那归化三庄时被扰害。幸赖哈兰生首倡义举,会合三庄团练乡勇,同心剿贼,斩杀无数,那强盗方始不敢正窥。

  说到此际,又须将兰生团练乡勇之法,实叙一番。却因篇幅狭窄,只好将那要紧的事叙说一件。这件事却在陈希真东京避难之前。是年,青州大饥,道馑相望,菜流离。正一村在青州西偏,大小烟户,虽然繁庶,却是土瘠民贫,庶而不富,所以这番饥馑,正一村受灾最重。哈兰生倡首捐赈,散给贫民。那正一村的人,忽听得本村四路有哈兰生的招帖,上写着:“本村乡民速赴礼拜寺,注明户口,本堂定散给粮米。”众人都欢喜道:“我道这哈菩萨必来救我。”登时礼拜寺前人头拥挤。原来哈兰生世代是天方奉教良民,祖上初来时,即建造礼拜寺,延请掌教住着,几位老把八越七赴寺,随同阿轰念经礼拜。固寺内屋宇宏敞,哈兰生弟兄议在寺内放赈。那正一庄沙冕二人,闻知哈家放赈,也欣然来助。

  这在礼拜寺注造户册,寺门大开,好生热闹。只见寺中大殿七开间,院子甚是阔大,东西间相话不能听见,左右侧厅每旁三间。乡民分了左右,东村、南村人向东门注册,西村、北村人向西间注册。只见哈兰生、芸生、沙志仁、冕以信都在殿上督看。那大殿中央设立空座,并无神像牌位;梁上悬一匾额,斗大四字,上书“无形妙化”;柱对上抱着十一字楹联,乃是:“道辟西方,惟一心天真不昧;教垂东国,历万年帝泽常。”室彩画庄严,丹青飞舞。后面连进三层,俱是大厦余房,共计四五十间,兰生备作堆积粮米之处。是众人注册已毕,因哈、沙、晃四人系本村土著,熟悉本村烟火,所以并无浮报滥报等情弊。哈兰生收了户册,给了凭支竹签,便教家中两个司账,带了银两,往各路赶紧采买粮食。这里请了几位老成董事,掌管放赈,便将家中已存的米麦杂粮,先行放给。议定章程,分本村为四路,四轮给:一赈东首,一赈南首,一赈西首,一赈北首,周而复始。一轮给米,一轮给杂粮。大口每给一升,小口每给半升。每一轮大口给四升,小口给二升。杂粮亦分别搭匀散给,无非粟麦豆-之类,总敷四之粮。凡到某乡应轮领赈之,各老幼大小男女等人,提筐挈袋而来。因先时给发竹筹时,筹上注明清晨、上午、下午等字样,此时凭筹按时给发,所以人数虽多,一无喧闹。赈了一月,现存粮食将次就尽,恰好接着那来买的粮食纷纷都到。足足的赈济了两个多月,天气渐热,地土亦可栽种,百工技艺皆可各务本业,方才停止赈事。众百姓赖此全活,不胜感激。

  这一事不觉惊动了山中强徒,聚众百余人,直至村口,声言到哈家借粮,不干众人之事。众人大怒,一声招呼,一村壮丁都出,柴木一齐上,贼人望风逃遁。兰生道:“此非长久之计。”便与芸生及沙冕二人共议,不惜重资,聘得几位有名的教头,教他们武艺,自己也亲身指拨。一面到官,请准用兵刃炮旗号等物。众人踊跃愿从,不一居然大队劲旅,入山剿贼,所向披靡。

  至本年七月中旬,奉本镇云总管檄调乡勇,会同官兵剿灭清真山。哈兰生奉檄起兵,众乡人齐声愿出。那知云天彪并不调动全军,本镇人马只起二千名。其所以檄调乡勇者,特以各路兵马齐到之势,震慑清真山耳。那马元本已吃过云天彪的利害,今闻知官兵与乡勇齐到,分外提心,登山探望,却望见马陉镇与归化三庄的旗号,漫山遍野,烟灶连绵不绝,望去何止四五万人。吓得马元与众强盗,人人胆战,个个心惊。其实官兵、乡勇合计不四千,那马元如何识得底里。又见官兵、乡勇的炮,雨点价向关上轮打来,马元骇极,只得向梁山急切求救。天彪见梁山兵马已被牵到,便对哈兰生道:“本帅所以不调全军兵马者,为养息儿郎们气力,准备梁山厮杀耳。今梁山兵马道路奔驰,兼程飞至,我等且勿与战,守老其师而后破之。今团练且请回庄。本帅料梁山贼人必来先攻正一,本帅回镇先调官兵来助团练。但有一言,团练切记:若梁山全队来攻,团练三庄只宜互相保守,本帅亲来策应;若偏师来攻,不妨开门战,不胜则退保村口,胜亦不须穷追。但斩首数级以其怒,最为胜算。”哈兰生领命,云天彪领官兵先退。哈兰生亦领本部乡勇退归归化庄,便传总管钧谕,知会各庄。三庄各点齐乡勇,安排鹿角拒马,灰瓶金汁,矢石炮,专等梁山贼兵杀来。

  这番情形传至清真山里,吴用绉眉道:“真是难事了。”只见马元拜求道:“总求军师妙策,保护敝寨。”吴用不便说退兵的话,便对宋江道:“云天彪那厮收兵回镇,其心叵测。他的意思是分明教我去攻正一,我去攻正一,是分明中他机会。他待我斗得疲乏,却用生力全军前来掩杀。如今务要进兵,却不得不先攻正一。”看官,吴用这番话,是分明与宋江递个眼色。只见李逵不识起倒,上前大叫道:“二位哥哥不必多说,这个小买卖,照顾照顾我的斧头。”吴用道:“你那里晓得正一村的利害。”李逵嚷道:“东不要我,西不要我,把我做什么鸟人看待!这番既不用那神行鸟法,我死也要去走遭。你们不叫我去,我便不要你们派兵,看我一人去踏平了正一村来。”说罢,翻身往外便走。吴用道:“李兄弟转来,去便派你去。”对宋江道:“我们也只得去。”宋江道:“为何不去!”吴用便吩咐李逵道:“你去只不许吃酒,诸事格外小心。”遂派马军五百名,步兵五百名,教李逵率领前去,先打归化庄。李逵领兵飞也似去了。吴用道:“终防这黑厮坏事。”便教杨志带马军一千前去接应。

  杨志得令,飞速前行。不移时赶到正一村前,只见前面正一口上,已有官兵屯扎,杨志吃了一惊。只见李逵兵马已近高冈,杨志远远大声叫住,李逵那里听见。急得杨志骤马追赶,口里不住的“铁牛转来”“李兄转来”只见李逵已抄过官兵左首,抹网前去了。那冈上官兵一齐哈哈大笑,只见傅玉、云龙早已立马阵前。傅玉大声高叫道:“兀那贼子,好生胆小,只得这千数个人,值得来杀你做甚,放心进去!”杨志大怒,便率兵向冈上仰攻官军,官军矢石雨下。杨志兵只得一千,官兵有四千人,又且官兵俯击,杨志仰攻,如何对敌得过。杨志急转马头,傅玉一飞锤早已打到,杨志坐马打坏,滚鞍下山,贼兵抱头窜。云龙大声高叫道:“饶尔等贼子狗命,放心缓缓回去!”杨志草上爬起,约束人马飞奔。只见官兵在冈上扬旗呐喊,并不追来,杨志大怒,喝叫:“孩儿们休退,就地上列成阵势!”一面差人飞速去告知宋江、吴用。只见李逵已从网后飞奔出来,背后追来一员大将,脸如锅底,须如虎刺,浑身铁叶盔甲,手提独足铜人。追到同下,逢人便打,贼兵死者无数。冈上傅玉、云龙齐声叫道:“哈将军请住,前面无数贼兵来也!”只见杨志阵后,尘头翻翻滚滚,乃吴用领了宣赞、郝思文、穆、薛永、戴全、张魁,率领四千人马杀来。哈兰生勒马回兵,退保村庄去了。

  吴用等已到阵前,吴用道:“冈上这枝官兵,设立得好利害。”众头领道:“何不就抢他的高冈?”吴用摇头道:“就使抢得来,我等力气必然用尽,如何去攻得三庄!此刻公明哥哥已领全部人马,并起清真山兵,去堵御云天彪了。倘若堵御不得,我等兵力又疲,不知如何结局矣。”只见李逵在旁自言自语道:“悔他娘的气,那鸟人不知拿了什么鸟东西!我正要劈杀那狗头,那知倒吃他打了一下,好生疼痛,我倒偏要再去寻他。”说罢,提着两斧便走。吴用急叫转来,那里叫得住。吴用只得叫道:“你走转来杀那高冈上的人不好?”李逵便走转来,吴用对众人道:“我看只得与公明哥哥商议退兵。”李逵大嚷道:“怎么你骗我杀高冈上的人?”吴用道:“杀是教你杀的,我却有个计较。”李逵道:“你自己去计较,我先去杀一阵来。”说罢便提斧登山。杨志道:“铁牛失陷,皆我等之罪也。且这正一冈并无树木遮蔽,怎见抢不得,军师太把细了,我等何不同去抢冈?”原来吴用虽说要退兵,但无故割舍这清真山,未免也有些疼,心中正在委决不下,却吃众头领这一嚷,嚷得心头无主,智神昏,便教穆、薛永、杨志领兵三千人,堵住正一村口,以防三庄接应;这里派宣赞、郝思文、戴全、张魁领三千人马,协同李逵攻打正一冈。冈上傅玉、云龙全然不惧,督兵抵御。这边李逵提着两辆板斧,大吼奔上,只当不得左臂疼痛难,使展不便。云龙见他上来,倒也提心,慌忙张弓搭箭飕的去,恰好着李逵右臂。李逵翻身下山,连滚带爬逃回性命。天色已晚,梁山只得收兵。

  次,吴用命戴全、张魁调齐弓弩鸟手,分十二路攻打正一冈。每路中间留出丈余阔的隙路,一面弩攻打,一面由隙路杀上同去。只见官军早已竖起一带木城,吴用传今只顾攻打。自辰至午,声不绝,矢集木城如猬,梁山云梯兵已由隙路上山。云龙在木城内觑得分明,一个号令,官兵一齐把隙路的木城拔起,-木滚石齐下,云梯兵尽行研成齑粉,山下声顿住。傅玉便传令尽拔木城,将灰瓶金汁,雨雹也似打下来。吴用料知利害,传令将人马权且约退。安排午食毕,吴用对众头领道:“今尽一之长,悉力攻打。如果不胜,不如依我退兵。”众头领领诺,重复抖擞精神,率众向正一同攻打。攻至傍晚,不能取胜,吴用退兵之念已决。忽接到宋江来书,言:“马陉镇官兵调动之说,毫无动静,想云天彪来势必缓。军师可饬儿郎们努力前攻,倘能破得正一村庄,则我军大势成矣。”吴用接信,心中疑惑,到了黎明,只得饬众再攻。那冈上依然坚守不下。

  两军相持,直至辰牌,忽听得东南上连珠炮响,殷殷隆隆,天摇地撼,一片声远远的震动,到正一冈下。云龙大喜道:“我爹爹大兵到也!”傅玉看那山下贼兵,已有慌张退之状,便就冈上传起一个号炮,归化三庄登时知道了。那哈兰生、哈芸生、沙志仁、冕以信四员都团练,登时点齐一万二千名乡勇,一声呐喊,鸟、大铳、佛狼机涌般的向村口平地打来。杨志、穆、薛永抵敌不住,纷纷逃出村口。前队人马已被炮卷去了六百余名,山下人声海沸。傅玉、云龙早已领兵杀下同来,将杨志等截住。杨志、穆、薛永一班人马裹在阵云之中,左冲右突,无路可出。哈兰生、哈芸生两马已到,杨志大叫道:“我们左右总无生路,何不索拚个死战!”穆、薛永死力住。杨志提刀一马当先,重向乡勇这边杀去。哈兰生一铜人早已打到面前,杨志急用刀柄架住,吃铜人一振,杨志手筋也觉有些振动。杨志顺势一刀砍去,兰生急闪,杨志却砍个空。芸生提一柄五股钢叉劈面来刺杨志,杨志急闪不迭。穆拍马来助,杨志头盔早已刺落尘埃。四边官兵多勇,人声喊沸。杨志无心恋战,回马便走,只见薛永早被沙志仁、冕以信两马盘住,双并刺。杨志急前往救,薛永早已中落马。穆慌得了,芸生钢叉十分勇猛,穆招架不住,兰生一铜人横扫过去,打着穆助,一命归陰。三庄人马一齐上前痛杀。

  杨志身受重伤,命在呼吸,忽见官兵队里两员勇将冒死杀入。杨志定睛看时,乃是戴全、张魁,三番冲入,却吃傅玉、云龙奋勇敌住。喊杀之声,天旋地转。杨志趁此偷儿冲出。张魁撇了云龙,转救杨志,逃出官兵阵外。戴全已没入阵中。傅玉手提烂银镔铁,苦战戴全。云龙既走失了张魁,便举大刀翻身转砍戴全。戴全急闪,肩上早着,又被傅玉对,一道灵魂归地府,几番-面会天亲。官兵乡勇会合一处,追杀贼军。贼军队里宣赞、郝思文见了傅玉,怒气冲天,不顾性命,回身转杀。军中吴用旗鼓招呼不及,二人已闯入官军。傅玉见了,却与云龙豁地分两路,抄击吴用。吴用身边只仗着杨志、李逵、张魁三个带伤头领,如何抵敌得住。那边宣郝两员健将却被哈兰生邀着,兰生铜人横扫,猛不可当,宣郝二人死命相争。乡勇队里左边早杀出哈芸生,右边早杀出沙志仁、冕以信,一齐冲杀。宣赞、郝思文知不是头,回马逃转,只见吴用兵马已被官军迅扫将尽。二人死命冲上,与傅玉、云龙辗转苦斗,会着杨志、李逵、张魁,保住吴用,率领数十残骑,落荒逃命。

  那宋江见马陉镇全军齐出,便教众头领奋勇抵御。正在两相支持,忽闻报吴用兵马覆没,众人大惊,宋江忙押军马速退。只见云天彪全镇三万人马,已遮天盖地价掩杀过来。梁山兵马前后不能照顾,纷纷败下。那清真山头领周兴、来永儿,保着自己兵马,早已没命的逃回山去了。吕方、郭盛保着宋江先走,徐宁、史进领众死命抵住官军。官军阵里李成、胡琼挥动全军奋勇厮杀。梁山这边陈达、龚旺领左右翼往刺斜里埋伏。官军势大,徐史二将败走。官兵直拥进来,陈龚两枝埋伏兵全不济事。这一场大战,杀得贼兵尸横遍野,血成河。云天彪统领大军追亡逐北,贼兵抱首遁逃。那傅玉、云龙、哈氏弟兄等中途着,两下合兵,再行痛追一阵。

  宋江等远远的走了,天彪传令收兵。哈兰生道:“何不再追一阵,倘能擒得渠魁,则一方之大害除矣。”云天彪道:“非也,宋贼虽然败衄,人马尚存小半,岂可使迫无容,成死战乎?但令后我攻清真,梁山不敢来援,吾事成矣。”慰劳兰生等四人,会同点查首级四千余颗,生擒贼众三千余名,夺得器械马匹不计其数,大获全胜。天彪道:“皆团练等力战之功也。”说罢,带领傅玉、云龙一干人马,随同大军,大吹大擂,掌得胜鼓回镇。哈兰生等亦收齐乡勇,整顿队伍,凯归正一村去了。不题。

  且说宋江兵马;被官兵、乡勇杀得大败亏输,心惊胆裂,幸赖吕方、郭盛保着先走。只见徐宁、史进等都纷纷逃来,一同负命飞奔。中路遇着吴用等,一同逃走。马不停蹄,无分昼夜,直到汉河渡口,张顺、阮小七领水军接应下船,解缆顺而下,大众息方定。宋江看那星月皎洁,明河在天,约是三更时分,忽闻秦封山背后,人喊马嘶之声追山谷中来,港内胡哨声声不绝,梁山残兵一齐大惊道:“蒙陰人来也!”宋江惊得面如土色,急忙架橹飞逃。饶你飞船驶下,前面港内又有胡哨飞出。宋江道:“吾命休矣!”不知究系何路兵马,且听下回分解。

  小草扫校||
上一章   荡寇志   下一章 ( → )
北游记幻中游巧联珠周朝秘史合浦珠新编绘图今古雪月梅梅兰佳话咒枣记定鼎奇闻
荡寇志第九十九回礼拜寺放赈安民正一村合兵御寇免费下载,荡寇志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荡寇志》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