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与重生之玩物人生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重生小说请关注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虎扑小说网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总裁小说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好看的小说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虎扑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玩物人生  作者:尝谕 书号:13513  时间:2017-4-26  字数:5896 
上一章   第229章石中之石    下一章 ( → )
  我半个。小时前就醒了,心里装着事儿,想睡也睡不着觉,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我翻身冲着白花花的墙壁。怀里抱着那块从朱磊手里买来的已损坏的寿星老田黄雕件,嘴角不泛起兴奋的笑容,手指头一下下在田黄表面摩挲着,越看越喜欢。也不知过了多久,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宿舍中已是哄哄得了。

  “镜子,你行不行啊?怎么还抱着石头睡觉?”是孙小磊的声音。

  子也来了“人家怕丢了呗。甭管坏不坏的,好歹也是二十几万的石头呢。”

  我脸一红,咳嗽着从被窝里坐起来,抬头一看,蒋妍他们宿舍的人都过来了,正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聊天。说了会儿话,见大家注意力从我身上挪开,我就在被子下面把衣服穿好,轻轻将石头放在中央后,才去刷牙洗漱,并下楼买了早点上来。昨天蒋妍和橘子等人帮了我一把。买早点的任务自然落到我肩头。

  提着一大袋油条和一锅豆腐脑,我推开宿舍门。“吃吧,趁热。”

  结果,看见了一副让我心惊胆战的画面,蒋妍居然没轻没重地单手托着田黄石在阳光底下照着,甚至掌心微微向上掂了掂,似乎在秤着石头的重量。我顿时捏了把汗,把早点扔到桌上,急急忙忙踱步过去“唉哟,姑,轻点,轻点,别掉的上。”昨设计从刘燕姿手上把石头破坏的计发里,我最后那一脚是至关重要的,是为缓解一下下坠的力量,怕石头硬生生落地继而摔成两半。如果真摔坏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蒋妍瞥了我一眸子:“至于吗?”

  我汗了一下,忙从她手里接过石头抱住。

  蒋妍很是无语道:“瞧你那紧张样儿,昨个儿我说还值二十多万,其实是为让你少赔点钱,现在这雕刻,肯定值不了那么多钱了,别忘了。你要想卖掉,怎么也得做一做最起码的修复吧?那也要花钱的,真不明白你干嘛把这玩意儿买回来。赔给姓朱的十几万磨损费多好呀?”

  我摇摇头,没办法跟她解释。说出来他们也不信。

  吃过饭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看向蒋妍道:“上回那个小型切害机。还在不?”

  蒋妍眨巴眨巴眼睛:“在啊,我宿舍柜子里扔着呢,咋了?”

  我道:“借我用用,明天还你。”

  “我靠!”蒋妍叫了一嗓子:“你不是想自己玩雕刻吧?我先告诉你!切割器可不是能雕复东西的,得要专业工具,你最好还是去古玩城那头找人吧,实在不行,我让我爸帮你联系个雕刻师?”

  我道:“不用,我知道怎么

  见我这么祝,将妍也没冉多问:“那好。我给你拿去,等着。”

  待切割器到了手,我让子帮我去班级点个名,并说白天有事,下午也不去上课了。石头的秘密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因为很多事情毕竟不能总归结到运气里,不然就惹人怀疑了,像上次在那校园寻宝大赛现场擦石的一幕,我都觉得有些玩火了。

  等蒋妍等人去上了课,我坐在宿舍里想了想,摸出电话给晏婉如打了过去。

  小靖吧,嗯,呼,啥事儿?”她嗓音带着丝困倦。

  我道:“你还睡觉呢?那我待会儿再打?”

  “不碍得,都七点了,也该起了。”晏婉如似乎在打哈欠:呼,有事儿吧?”

  “嗯。是这样。”我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也许能来一块好石头,特别特别好的那种。你要是想要。我拿到以后先卖你?呃,当然了,我也没太大把握,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对于这块田黄石。我只有五六分的信心。“什么石头?有多好?”

  “田黄石,至于多好,得待会儿才能知道,你有兴趣不?”

  “田黄可是好东西,嗯,不过我手头没什么钱了,暂时不打算再添东西了。”顿了顿,听到那头有拖鞋的声响“要真是好东西就直接上拍卖吧,那儿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唉,现在有些地方的乡镇太落后,看见孩子上不起学,我心里不是滋味,对收藏的兴趣也越来越淡了,对了,那天还想给你打电话问问呢。如果必要的时候,我想把你卖我那块纯血血石也走一走拍卖,成吗?”

  我道:“东西都卖你了,你决定吧。”

  晏婉如道:“好,那就这样。你跟学校注意饮食,千万别上外头饭馆吃,不干净。”

  “知道了,你都说好几遍了。”

  “你啊,哼,要是让我知道你不听话,看你回来我怎么拾掇你的,嗯。那我洗漱去了,上午电视台还有个节目要录呢。”

  “好,那你忙,再见。”

  挂掉电话,我一定神儿,抱着田黄石和切割器走出宿舍,准备找个。没人的清净地儿研究一下石头的秘密。看看前世的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我这些天的运气显然不好。网一走出男生宿舍楼,就遇见了面走来的席蔓莎。“”席老师虚虚弱弱地皱皱眉,用娇的嗓音道!“你悠赏入尔上课?把上回我跟你和你爱人的话当耳旁风了吗?你怎么这样?学习学习不努力,昨天还把副校长都给惊动了。你让我们做老师的省一点心行不?”

  我是真怕了席蔓莎了,她每次絮絮叨叨的长篇大论都让我倍感头疼。于是赶忙道:“席老师,您脸色不好。是不是又病了?”

  席蔓莎一叹气,网要说什么。脸色徒然一变,豆大的汗珠眼可见的速度凝聚在脑门,滴答滴答往下掉。只见席老师着冷气弯下,掐着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右手。颤抖着急忙往子兜里摸着什么。

  我吓坏了“怎么了怎么了?。

  席蔓莎咬牙挤出几个字:“药”硝”硝酸甘油。”

  “好好,我给你拿,我给你拿。你千万别动了。”我快速向她兜里摸出,找到了那个。小瓶子,倒出两粒小白药片,递给她。席蔓莎接过来一把扔进舌头底下,一动不动的在地上,慢慢的,似乎稍稍缓过来了一些。我道:“要不要去医院?我开车送你?。早些日子,我和席蔓莎的接触很多,也对她产生了一缕若有若无的感情,此刻看她痛苦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

  “不用席老师扶着我徐徐站起身:“先天心脏病,老毛病了,治也治不好。”“那”那我扶你回宿舍。”不等她说话。我就把装田黄石的盒子夹在胳肢窝里,抓住她的大臂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席蔓莎今天穿了身很淑女的浅色们针织小衣,头发散在肩头,那柔弱颤抖的捷儿,很是有股可怜巴巴的味道。

  她的宿舍在教学楼四层,西北角”伤室。

  推开门,屋里有两张位。两台电脑,另一个老师可能去上课了,不在屋。

  我把席蔓莎扶到那条碎花单上坐稳,给她到了杯热水,把写字台上的一堆药盒药片拿来,让她选着吃。做完这些,席蔓莎的面色也好看的许多,见我手还是关切地扶着她,她脸上一烫,羞怯地把手从我那边了回来今天谢谢你了

  她那小女儿态看得我也是心头跳。“咳咳,不客气,应该的

  一时间,气氛好像有些尴尬似的。我俩都看着不同的方向,谁也没说话。

  不久,席蔓莎终于开口了:“你手里的是那块田黄石?怎么还有妍妍的切割器?拿它们干什么?。

  我哦了一声,含糊答道:“准备找个清静点的地弃修一修它呢。”

  “拿切割器修?这工具不行吧?”席蔓莎的姐夫也就是蒋妍的父亲是做翡翠生意的,看来她对这些也略懂一二,不过却没多问,想了想。她手指柔弱地点点卫生间的门:“厕所不挨着其他老师的宿舍,隔音效果也还行,你去那儿

  我一眨眼睛:会不会打扰你?。

  席蔓莎摇了摇脑袋:“老师没事。我也想看看你怎么磨呢

  我一考虑,点点头,拿着东西进到厕所里,并搬了把小凳子坐下。席蔓莎也跟着我走过来,靠在卫生间门框上。厕所里搭着不少花花绿绿的巾,头下面还有许多搪瓷盆,我怕田黄石溅出的粉末脏了东西,就赶快拾掇了拾掇,腾出一大块地方“你要嫌吵就堵上耳朵。我开始了?”

  席蔓莎嗯了一声,好奇地看着我这边。

  吱啦吱啦,切割器齿轮快速转动起来,我调整了调整坐姿,对准田黄石一处损坏比较严重的地方,也即是寿星老的右臂位置,重重将切割机按了下去,顿时,粉末飞舞在空气里。寿星老的小半个身子都被我这一刀磨得干干净净。我切过最多的石头是血石,手感也是在临安市锻炼出来的,这回一切田黄,只感觉它比血石要略微硬上一些,不是那么好下刀。

  停了切割器,我用手指肚将田黄表面的粉末擦去,泼上了点水,细细盯着切面看了看。

  然后,转起机器,再次从同样的角度下刀。吱啦吱啦地磨着田黄的单个侧面,短短一分钟,已是将石头磨下去了近四毫米的厚度,配合着雕刻的形态看,此时的石头有点不伦不类。完全失了比例,人物山水也七八糟的。

  席蔓莎讶然道:“你在干什么?哪有这么修石头的?”

  我不以为意,打开机器继续跟那已是平平整整的侧面切来切去,田黄的厚度越来越薄。转眼间,下去了大概七分之一的料子。

  “住手!别磨了!”席老师看不下去了,用袖子掩住口鼻的她上前一步阻止了我:“你这是干嘛呢?再磨下去,石头就真毁了,你应该把表面破损的地方磨干净,其他的位置不能动!”她还懂行。

  我没法回答她,只好换了个话题。回头问道:“您对印石三宝了解不?。

  席蔓莎道:“了解一些,暑假的时候你跟古玩城帮我解围以后,我平时也看了不少古玩书,印石三宝就是田黄石,血石和芙蓉石,其中以田黄石最为名贵吧,十,让价钱卜是石头里虽高的一一哎呀,你怎么坏磨,别闹。洲

  我自然不会听她的,吭哧吭哧地自顾忙活着,末了,我眼睛突然一亮,一抹喜在眼中闪过“那您知道什么样的田黄石最好吗?”粉尘越来越多,我捂着鼻子咳嗽了两声,我打开排风扇,将地上洒了洒水。

  席老师沉道:“书上说,最好的田黄是冻地田黄。就是比较通透的那种。”

  这个侧面已经解决了,我换了个角度,在另一处地方吱啦吱啦地下了刀,不多时,那个侧面也被我磨掉很深的厚度,整个四陷了下去。看着席蔓莎无语地望着我,我拿袖子擦擦眼睛道:“其实,一个印章的好坏要从多方面评价,不过从以往拍卖会的落槌价格分析,应该是福建寿山田黄石和昌化血石占了上风,一个是石中之王,一个是石中之后。这两个才是现金印章里最贵的石头。”

  她肯定不懂我在说什么,莫名其妙地看看我。

  或许连我也不清楚自己为啥说了这么多,可能是心中太过于紧张,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吧。稳了稳心神。瞧着那个刚才磨平的切割面,上头光溜溜的,顶灯照在上面,似乎能穿透过去似的,很润,很透,是最难得的冻地。呵呵,谁又能想到。外面干巴巴的田黄地子里头,竟是这样一幅光景呢?要不是前世的雕刻师出现了一个重大失误,恐怕这个秘密会永远埋在石头里吧?

  能出冻地,我没有太多意外。让我忐忑的是后面的操作,那才是

  键。

  “老师,屋里太呛了,要不您上外面等吧?”

  席妾莎一嗯,不放心地瞅瞅我:“差不多数,行了,别再切了,不然一分钱都值不了。”

  等她出了卫生间关好门,我做了个深呼吸,打开切割机加大了手腕的力度,分别在多个侧面下手,一点点消磨着田黄的料子,本来一块不小的石头,在我一个小时的努力下。现在只剩了原来的四分之一大不过,其价值却没有减相反。还几倍几倍地往上翻了个个。

  拿着那块说圆不圆说方不方的冻地料子,我有些犹豫了。

  这块全是冻地料子的田黄也不算小了,大约抵得上三方印章加在一起的大如果卖掉的话,几百万是肯定到手的,但是,前世的传言并不仅仅说它是冻地,还有一个连我也不太确信的消息,咋办?赌不赌?

  万一是真的,我肯定发财了,这不用说。

  可万一是虚的,那这块石头的价值可就大大减小了。

  左右一思量,我暗暗下了决定,靠,几百万算什么?我的目标是赚几个亿,要是不狠狠心,这钱得赚到哪辈子去?

  一按开关,我咬着后槽牙住了切割器。

  吱啦吱啦,,

  吱啦吱啦,,

  三方印章大小的田黄石很快被我磨成了两方半,别看我下手极狠,可心里却心疼不已,这磨掉的可都是钱啊,我还不敢大块大块地切开。因为怕伤到里面,既然决定赌一把,那就不能因小失大,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五分钟过去工

  十分钟过去了。

  蓦地,就在我手臂都快麻掉的当口。一抹刺眼的色彩杀入了我的!

  那并不是杂质的颜色,也不是田黄石的颜色,是一抹红的血。就仿佛网杀的血滴在石头上一样,那抹鲜血绕在田黄石内部,展现出了一股粘稠的动感。看到这里,我瞳孔一缩,到了一口冷气,我了个去,是真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实话实说,若非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世上还能有这么漂亮的东西。

  我略显激动地用水把石头冲洗干净,抱在怀里左右瞧着,那感觉。真跟抱着一座金山没什么两样。

  为什么田黄石里会见血?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这块石头根本不是什么福建寿止。的田黄石,而是昌化田黄石。是的,昌化不但产血石,山脚下的那一片土地里,也产田黄石,而这两种石头结合在一起的产物,大家一般称呼其为田黄血石,也被誉为“石中之石”跟其他印章料子相比,这才是真正意义上世界最贵的印石!

  田黄石太稀有了,所以它贵。

  血石太稀有了,所以它也贵。

  田黄血石呢?那已经不能用稀有来形容了,全世界只有昌化这一处产地,每年也不见得能有一块现世。其罕见程度远比即将枯竭的翡翠矿产还耍更甚无数倍,而且更让我心惊跳的是,这块田黄血石,居然还是通体冻地的!

  一千万?

  两千万?

  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能值多少钱了。

  比:前面章节删的删改的改。好像影响了封推,唉,大家有条件的全订阅一下吧,实在不行,帮我订一下加的第一章,冲冲最高订阅,谢谢了”08姗旬书晒讥芥伞
上一章   重生之玩物人生   下一章 ( → )
重生之我是曹重生之独行刺重生的传奇人重生之霸道人重生之心动法神重生重生之盛世医重生之篡神重生之超越进重生之我意成
重生之玩物人生第229章石中之石免费下载,重生之玩物人生在线阅读,推荐最热门的免费小说在线阅读,聚合全网小说资源,打造海量免费小说阅读平台。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重生之玩物人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